SouLogic 灵魂逻辑

所谓血汗工厂

作者:郑凯

几个月前看《卧底经济学,收获颇多,但是其中的很多问题一直在琢磨,还没法全盘接受

比方说,美国对中国的贸易抵制并不是两国工厂之间的竞争,本质上是美国的优势产业跟美国的夕阳产业之间的竞争,这个我好理解。再比方说血汗工厂,作者的观点是,这是必由之路,是那些工人的后代摆脱贫困的起点,不受苦是无法缩小和其他地区的经济上的差距,其次就是,血汗工厂里装的不是奴隶,他们愿意在血汗工厂干,说明其他的营生可能比去血汗工厂更糟糕,那些抵制血汗工厂产品的行为,最终可能导致工人的生活条件更差。

我起初不太愿意接受这种可以把血汗工厂描述得完全没有罪恶感的说法,同时也实在不了解那些所谓有血汗工厂的地区到底是什么样的——如果传说中的血汗工厂都是像黑煤窑那样真的在养奴隶呢?

但起码就最近的富士康来说,那些工人应该也都是自愿报名、经过竞争筛选之后才去的,今天在 cnBeta 上看到篇转载的文章,说的是这个意思

廉价劳动力供给充足就应当被资本盘剥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富士康员工向媒体坦言, “我们生产的是全世界最好的产品,但是却拿着差不多最低的待遇”“如果不加班,每个月的工资都不够花”然而,这样的评价却没有浇灭后来者的应聘热情。调查显示,其中的原因是“富士康能按时发工资,福利和工厂环境好点。以此观之,其他的招工企业居然连按时发放工资都无法保障,劳动者权益保障的法律底限未能得到遵守,由此才会使得富士康具备了明显的“比较优势

via 《东方早报》 马红漫

(另外再补充一点,他们居然有加班费!)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人类无法理解太大数目的数字,我真的怀疑,很多人把富士康、华为这样有着几万几十万员工的公司,跟自己所见过的几千人的“大厂”来相比较(打个岔,03 年在天通苑租房子,我当时没能理解所谓的“天通苑小区”是多大,打车到正门下了,结果去东一区我又在小区里走了三站地——货真价实的三个公交站牌,不是我打比方。世界平均自杀率是每年每十万人自杀 10 个,中国是高于这个水平的。这意味着,如果所有自杀者全部被报道了,那富士康和华为是非常牛逼的公司,这些年几十万员工才自杀了几十个,远低于中国平均水平,反过来说,实际自杀人数需要达到被报道人数的几倍,才能“追上”中国平均自杀水平。

不排除有非法限制自由或者别的什么事,真有这些问题是需要政府来执法的。但也可以推倒出来,这么多年了,哪怕第一批进去的是被骗了,但后继者中大部分应该还是对其有所了解的,但他们还是去了。


这片被诅咒的土地从来不缺头脑简单的生物,一阵阵的浪潮就像《1984》里的仇恨周一样不可思议,从来没有慈善行为(或者傻逼呵呵的以为给乞丐钱是慈善)的人们在喊着口号进行“运动式捐款,同时义愤填膺的谈论某公司怎么捐的这么少,或者热衷于研究所谓的血汗工厂又自杀了几个员工。

比这更有趣的事情,例如我 04 年注意到的一个数字游戏,为什么就没人关心呢?


Update in 2010.05.13

《南方周末》上有一篇文章,可以说符合我的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