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ogic 灵魂逻辑

Le bonheur est de connaître ses limites et de les aimer
所谓幸福就是对自身限度的认识,并且心安理得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人,力不如牛,走不若马,而牛马为用何也?曰:人能群,彼不能群也。

——《荀子·王制篇》

最早我很不理解这句话,狮群狼群蚁群蜂群不都是群么?后来看了《人类简史》才明白,动物的社会结构很简单,对应人类只能到“氏族”这个程度、以血缘为纽带,但人类的多个氏族可以达成共识、组成“部落”、最终演化形成“国家”。在确认了身份后,即使是陌生人的命令,人们也会遵从。任何动物都具有一定程度的智力,但只有智力发展到可以理解接受”群“这个概念了,才会有质变。所以虽然从生物学上人是一种动物,但是这种差别使得”动物“这个词在使用时经常是指排除掉人类后的范围。

在《利维坦论》里,解释了人类需要和平共处时的一些基本原则,作者称之为“自然法”,核心是基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推导出来的。如果只是单纯的恃強凌弱、欺软怕硬,人类也无法与其他动物相区别,从而“人能群”。正是人类可以领悟,自己不会一直都保持强大(会有生病等运气不好的时候,自己的幼崽也不会马上强大,以及“天外有天”),人人相互为敌的状态即使对于暂时处于优势的人,也不是一个好的选择,所以才开始追求和平和秩序。这种秩序起初不会很公平,但已经开始避免赶尽杀绝的情况。

一出租车闯红灯,乘客大叫:“嘿!你干吗这样做?”司机说:“别担心,我兄弟经常这么干。”
又遇一红灯,司机依旧呼啸而过。乘客显然愤怒了,威胁说如果下次再闯红灯他就下车。路遇一绿灯,司机猛踩刹车,车子嘎然而止。
乘客迷惑了,问道:“你有病吧?刚才闯了两个红灯,现在绿灯了你倒停了。”
司机回答:“我兄弟可能会从那边过来。”

但即使是现在,每天也不断有人在破坏各种形式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做着程度不一的损人利己的事情,如偷窃、撒谎、公共场所吸烟、排队夹塞、车辆礼让行人时后车不耐烦地鸣笛,数不胜数。我昨天等车的时候看到一个人把空矿泉水瓶子扔进别人自行车筐里,而自行车离垃圾桶也就五六米。这种难以完全克制的动物本能,要么是想上面笑话那样,理解不了秩序符合共同利益,要么是狂妄地认为惩罚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养猫的一个经验就是,猫比其他动物要显得狡猾很多,会有很多小技俩,但是这里的狡猾是相对其他更呆的动物而言的,在人类面前,动物的所有心思都不值一提。养孩子也是如此,“人之初性本善”是没养过孩子的人的臆想,小孩子一定会显露出霸道、欺诈、残忍的本能,而我认为抚养教育的过程,就是让孩子去兽性而获得人性的过程。我也见过不少孩子因为成功骗过了父母,而为自己撒谎的本事自鸣得意,跟我闺女聊起过,她说有的同学直言父母很蠢、很好骗。也许确实有天生的诈骗职业选手,但更多的人,可能要在快成年甚至更大年纪才发现,其他人比他的父母要难骗得多,撒谎的成功率没他想得那么高,所以从投资/回报的角度来说,撒谎不值得尝试。说白了,都是因为蠢,不懂得维护自身声誉作为一种社会动物来说有多重要。

理解“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需要足够智力的,这需要正确的评估概率(克服选择性记忆)、明白算法上的局部/全局最优(也就是中文里所谓的“术”和“道”),只有一部分人类能正确理解,而动物和另一部分人类做不到。但是我想,没准这和《私自的基因》里所说的鹰鸽博弈一样,即文明程度越高、大家越讲秩序的社会里,违反秩序所获得的好处就越多,从而达到动态平衡,也就是说无论怎么进化,喜欢违反秩序的人都和病菌蚊子一样伴随着整个人类文明,这就是很无奈的事情了。

选择题

应该所有人上学的时候都碰到过这种情况,一道选择题,可能换成填空题你做不出来,但恰好是选择题,所以凭借排除法等可以非常有把握的选出正确答案。选择题就是这样,不仅可以让人蒙出答案,也可以让人通过考察范围外的推理得到正确答案,但优点是处理成本最低,因为解答标准被统一了,甚至可以让机器处理答题卡。

小时候在电视上看过一个智力竞赛的节目,到了最后一题分值较大,所以还有一丝悬念,暂居第二名的先选了一个答案,但看到暂居第一名的跟他选了一样的答案后,他又改选了另一个(这是规则允许的,因为为了节目效果每次回答过程都像是小的讨论会,在主持人宣布答案之前,所有人都可以任意修改)。我当时想的是,啊,这个选手还挺聪明(毕竟都是小孩子),为了争最后的第一会跳出答题本身的范畴,选一个他认为错误的答案,毕竟存在很小的一种可能是他和第一名都想错了,那样他就赢了,但如果两人都答对,他绝无可能超过第一,所以他必须选不一样的那个答案。

我当时还小,为能领悟到这一层而沾沾自喜,等长大了才发现,这应该是非常通用、基础的技巧,如生物的多样性来自生态位。又比方说两党竞争的选举,把我前面的这些想法套进来之后,就没法排除这两种情况:

  1. 可能很多议题是为了拉选票而故意站队,因为站在一边,原本落后的一方就等于弃权,只有站在对立面才能拉到票。跟上面的智力竞赛不同的是,智力题是概率问题,结果只有成或败,而投票是大数✕概率=可以量化的票数增减(因此拉到的票减去因此改投对手的票)。

  2. 把对现实生活影响不大的概念炒成观念之争,渲染情绪,从而造就新的分票点。

我并没有多少实际的例子可以拿出来,但从最近两次美国大选都如此接近的票数,我可以断言竞选这事,上述两点不但肯定有,而且是主要因素。最终可以推论,所有政党的原则都可以为选票而妥协,故意选择自己认为错误的选项,因为只有这样才有获胜希望,而不这么干的会逐渐被淘汰掉。

这就是让我对选举非常不爽的意见事情,硬要打个比方的话,原本的期望是两个候选人各拿出自己的作文来品评高下,现在则是分别拿着一堆精心计算过的选择题答案来对比。所以我对一党制和两党制都不满意。但以现在的科技,无法支持几亿人做出比选择题更复杂的协商。


转个话题,一并记在这。

很多国家都是两党制,而且以美国为例,没有个天翻地覆怕是很难打破现有局面了,两党制似乎是一个稳定态。同样,性别有两种同样是一个稳定态,因为最早从新语丝那里知道,低等生物可以有多种性别,如粘菌

那如此做比较,一党制和单性生殖也有些概念上的相似。前几年看过一则新闻,某种观赏鱼成了入侵物种,最要命的是,其中一条基因突变,成为单性生殖。我想说的相似是指,它们都因此获得了短期的巨大优势。单性生殖使其更容易繁殖和扩散,但缺点是会碰到灭顶之灾(如香蕉快被黄叶病搞灭绝了)。记得当时报道里,科学家推测,大概 15 万年这个单性生殖的分支就会彻底灭绝。但 15 万年只是生物进化过程中的一瞬,却可能超过人类文明的总长度了。

更为突出的是,一方面是领导人的平庸化,另一方面由于多党竞选,政治人物被分割成不同的政党,败选一方则被排斥于权力之外,被迫闲置,出现严重的人才浪费。这就是西方虽然可以从全国选择人才,但却不能从全国使用人才的原因。
——BBC《观点:只有中国制度才有未来

但是一党还是多党,又成了另外一个选择题。且不说中共本身不会放弃权力,哪怕平行宇宙里国共成立联合政府,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另外一个印度,而不会有经济腾飞。因为二战结束时的中国是一个落后国家,第二名跟第一名始终做同样的选择题,那结果是不会变的。那样雁行理论倒是行得通了。只不过,中国人会接受这种安排么?

吾日暮途远,吾故倒行而逆施之
——《史记·伍子胥列传》

而单性生殖的弊病是抗风险较差,所以不知道这一党制会走多远?

《论中国》摘抄

《论中国》

基辛格 著,胡利平、林华、杨韵琴、朱敬文 译

这是一段复杂的历程,因为中国和美国都认为自己代表独特的价值观。美国的例外主义是传经布道式的,认为美国有义务向世界的每个角落传播其价值观。中国的例外主义是文化性的,中国不试图改变他国的信仰,不对海外推行本国的现行体制。但它是中央帝国的传承者,根据其他国家与中国文化和政治形态的亲疏程度将它们划分为不同层次的“进贡国”。换言之,这是一种文化上的普世观。

第一章中国的独特性

中华文明不是作为一个传统意义上的民族国家,而是作为一种永恒的自然现象在历史上出现。

第六章 中国与两个超级大国的对抗

斯大林从一开始就担心的中国铁托主义出现了,不过是以捍卫斯大林意识形态遗产的方式出现的。

几乎与此同时,艾森豪威尔在 1958 年 9 月 11 日的公开讲话中坚决为美国卷入沿岸岛屿的冲突做出辩解。他警告说,炮击金门、马祖可以和希特勒占领莱茵兰、墨索里尼占领埃塞俄比亚,或 20 世纪 30 年代日本征服满洲(这个比喻令中国人特别恼怒)相提并论。

第七章 危机四起的十年

英国外交大臣给中国外长陈毅元帅去函说道,英中两国“虽仍保持外交关系,但宜暂时各自撤回外交使团人员”。可是当时陈毅本人正在挨斗,无法作答。

第九章 恢复关系:与毛泽东和周恩来结识之初

双方一致决定把大部分时间用于了解各自对国际秩序的看法——双方的分析如此不谋而合,实属难得。既然我们访问的最终目的是要决定是否应调整两国以前互相敌视的外交政策,那么,务实外交的最终形式就应该是对概念进行讨论。这样的讨论有时候听起来像是两个教国际关系的教授在谈话,而不像一场正式的外交对话。

中国领导人经常表现出的一个文化特点是,他们是从历史角度考虑问题的。他们有能力,当然也有这个必要,比西方人想得更长远。一个中国领导人取得的成就相对于中国的社会历史显得不那么重要,这点不同于世界上任何其他领袖。中国的历史之悠久,规模之宏大,使中国领导人能用中国几乎永无尽头的历史让谈判对手油然产生一种谦恭之心。(哪怕以后在回忆时,谈判对手才意识到,所谓历史有时候只是一个比喻。)外国的谈判对手会因此而觉得自己是在违背自然,自己的行动注定只会在中国滚滚的历史长河中留下一条逆流而动、微不足道的痕迹。

就这样,在中国土地上发表、由中国媒体宣传的一份公报中,美国方面表示,美国支持全世界各国人民的“个人自由和社会进步”;宣布跟韩国与日本两个盟友的密切联系,声明在新的国际秩序中,任何国家都不应自称一贯正确,各国都应在没有外来干预的情况下取得发展。中方当然是以同样的语气阐述了相反的看法。中国人民并不以为怪,媒体整天都在进行这样的宣传。但是,各方既然签署了这样一个各说各话的文件,实际上是在宣布意识形态上的停战,并使意见一致之处更显突出。

第十章 准联盟:与毛泽东的谈话

换言之,只要不妨害共同对付苏联威胁的需要,各方都可使用任何意识形态口号来满足自己国内的需要。意识形态将沦为国内管理工具,而与外交政策分家了。

中国受到核威胁,而且将有一段时间没有足够的还击手段怎么办?毛泽东的回答是,中国将依靠超凡的耐力谱写出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丽诗篇。没有其他社会能想象,在数以亿万计伤亡和大多城镇被占被毁后,一个国家仅凭反败为胜的意愿,就能建立一种可靠的安全政策。单凭这一鸿沟即可说明西方与中国安全观点的差距。中国历史上不乏克服他人无法想象的深重苦难,但最终以文化优势或幅员辽阔而让侵略者功亏一篑的事例。毛泽东偶尔会对中国人民和文化的日常表现讥笑嘲讽,但其另一面却正是他对中国人民和文化的坚定信心。这种信心不仅因为中国人口众多,还因为中国文化的坚韧以及人民间的强大凝聚力。

第十二章 “不倒翁”邓小平

他是位历经数十年党内斗争的老将,知道如何利用意识形态争论为政治目的服务。邓小平在这段时期的讲话可谓意识形态灵活运用和政治态度模棱两可的典范。他的主要手法是把“实事求是”和“理论联系实际”提升到“毛泽东思想基本原则”的高度,而这个提法在毛泽东在世时并不广为人知。

邓小平之所以设法维系一党执政,并不是因为他乐于享受权力带来的特权,而是因为他认为不这样国家就要乱。

第十四章 里根和正常化的开始

影响美国外交政策延续的一个障碍是政府定期换届带来的全面改变。由于任期限制,至少每隔 8 年,助理国务卿以上所有由总统任命的官员就要大换班,人事变动涉及多达 5000 个关键职位。继任者要经过漫长的审查过程。实际上,新政府上任头 9 个月左右的时间是真空期,运作只能靠临时应对或按留任官员的建议行事,同时逐渐调整适应行使自己的权力。新政府为证明自己是执政的不二之选,会把过去遗留下来的所有问题都说成是前任政府的政策失误,而非固有的问题,并称它们可以在确定的时间内得到解决,这加大了新政府必然经历的学习阶段的复杂性。政策的延续成了次要考虑,甚至是于己有害的主张。新总统挟胜选之威,可能会高估实际情况允许的灵活余地,或对自己的说服力过于自信。这种情形每逢民主政权过渡就会出现,永远如此。因此依赖美国政策的国家通常会两边下注,以保无论哪个政党上台都不致影响自己的利益。

尼克松又敦促道,在下一个十年中,美国、它的西方盟国和日本应共同努力加快中国的经济发展。他设想会出现一个全新的国际秩序,其根本实质就是利用中国的影响力把第三世界建成反苏联盟。但是,即使尼克松的睿智远见也没有料到苏联会解体,中国在一代人的时间内能够成为世界经济健康系于一身的经济强国,人们甚至猜想中国崛起是否会再次造成国际关系的两极化。

第十五章 美国的窘境

邓小平从公众视野中消失后,决定给他的接班人和下一代领导人留下几句指示,作为他们的工作指南。他向共产党官员做出这些指示时,选择采用了中国历史的传统文体,文字言简意赅。其中被广为人知的一项是 24 字指示,而另一项是 12 字说明,传达对象仅限于高级官员。24 字指示如下:

冷静观察,稳住阵脚,沉着应付,韬光养晦,善于守拙,决不当头。

第十七章 又一次和解:江泽民时期

无论如何,中国都继续经济改革:“就中国而言,大门一直是敞开的。我们愿意对美国的任何积极姿态做出反应。我们有许多共同利益。”但改革必须是自愿的,不能是外界强加的:

中国历史证明,压力越大,反弹就越大。我是学自然科学的,所以我想用自然科学规律来说明问题。中国有 11 亿人口。她很大,有许多动力,把她向前推并不容易。作为老朋友,我讲的都是实话。

后来,这场辩论中出现了一个贬义词,指责传统外交是“做交易”。这一路线的倡导者认为,真正持久和平的前提是民主国家结成的国际社会。这就是为什么在实施《杰克逊–瓦尼克修正案》时,福特政府和 20 年之后的克林顿政府都未能与国会达成妥协,即使苏联和中国看似已经准备好做出让步。激进人士拒绝不完整的步骤,认为坚持不懈就能实现最终目标。

20 世纪 90 年代,美国国内的辩论在与中国领导人的讨论中也得到反映。共产主义在中国取得胜利 40 年之后,中国领导人主张独立自主,不干涉他国内政,不向国外传播意识形态(这曾经是共产党政策的神圣原则),而美国坚持通过施压和激励来实现价值观的普世性,也就是要干涉别国的内政。

江泽民重复了毛泽东和邓小平的传统话题,即中国不接受任何压力,坚决抵制任何外来威吓。他还认为,像华盛顿一样,北京也面临来自民众的政治压力:“还有一点,我们希望美方注意这一事实。如果中国单方采取措施,而美国没有相应举动,中国人民是不允许的。”

朱镕基 1990 年访问美国时,不断被人赞许为“中国的戈尔巴乔夫”,他竭力强调:“我不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我是中国的朱镕基。”

中国领导人也不接受把冷战结束解读为进入美国超强时代。在 1991 年的一次谈话中,钱其琛告诫道,国际新秩序不能永远维持单极状态,中国将致力于建设多极世界,即致力于反对美国的超强地位。

第十八章 新千年

美国从全球增长的需要出发看待经济问题,而中国考虑的是国内国际的政治影响。当美国敦促中国增加消费、减少出口时,它拿出的是经济原理。但对中国来说,出口部门缩小意味着失业人员大量增加,会产生严重的政治后果。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从长远来看,如果中国真的采纳了美国的老生常谈,它将可能因为不再那么依赖出口而降低与美国加强关系的动机,转而增强与周边国家的经济关系,从而推动亚洲集团的发展。

对垃圾游戏的看法

就算没有亲自玩过,大家也都知道赌场里有种玩法是轮盘赌,你可以押某个号码,也可以押奇偶数等,粗看起来结果会是零和(比方说只有两个人押,分别押了奇数和偶数),但其实赌场靠的是轮盘上绿色的的“0”和“00”两个数,这两个数无法被押、不算奇偶数,如果球恰好转到这个格子中,所有人的钱归庄家,也就是赌场。可以认为所有玩家押进去的钱,大部分钱最终还是返还给了玩家进行随机再分配,称为 RTP(Return to player),少部分做为抽成。而这个不起眼的抽成,就是这个机器(乃至整个赌场)全部收入的来源。

轮盘

轮盘赌有 38 个格子(136,再加上 000),所以 RTP 是 36/38 ≈ 94.7%,也就是平均每一百万的投注额,约 94.7 万被幸运赢家拿得,约 5.3 万为赌场的毛利。如果是国内的体育彩票,可以认为 RTP 是 50%。

整个 2020 年,我都在参与制作 Slot 游戏 app,可以认为是小时候游戏厅里的带有“777”“水果”的赌博机的现代升级版,叫 Video Slots,图案丰富了很多,有实体版也有手机版。和轮盘赌等赌博机一样,核心也在这 RTP 上。而额外复杂度在于刺激的曲线,对于不同的 Slot 机器,有的是更容易出现频繁的小额奖励,有的是不容易中奖、但是有机会中巨额大奖。在手机上有很多这类虚拟的 Slot 游戏,但为了规避对赌博的限制,无法提现。

所以这些 app 就单纯地一堆数字不断变化,最终趋近于 0。纵然机器种类再多,也是数量非常有限的有动态效果的一些图片而已,玩家通过数字的增减获得快感。如果你没钱了,数字就动不了了,这时候还想看玩,app 会提示你充钱,非常便宜,1 美元就可以买几亿的游戏币,但是你所能做的只有调整赌注大小然后按一个叫 spin 的按钮而已,不断点击后无论多少钱最后也还是归 0。

我喜欢用 Slot 举例子是因为,这几乎就是最蠢的游戏的下限了,已经没法更蠢了。如果把那些画片省略掉,只是播放数字增减最后归 0,确实有人会这么玩(因为游戏里还有个 auto-spin 的按钮)但是极少。

不过我说的蠢是指对玩法和玩家(而不是厂家)的分类,这种游戏本身已经是一个高门槛高收入的品类,有那么多厂商在竞争,每年这些最蠢的玩家会通过手机送给这些厂家几十亿的美元。

AppAnnie 上的 Slot 游戏

虽然这么定义游戏可能有点“电子游戏原教旨主义”,但我觉得目前最流行的游戏(众所周知,在中国,游戏市场手游占了大部分)从玩法上,主要是靠人类的原始情感来推动的,诸如色欲、贪婪、嫉妒……没错,归纳起来就是七宗罪。很多人经常说那些上瘾的游戏是“利用人性的弱点”,大体上没错但我想纠正的是,那其实应该叫人的动物性。

几乎所有这类游戏的从业人员,每年都花费了无数工时,去研究、去验证、去竞争——如何激发人的动物性,以借此机会捞些钱。曾经有句话“彩票是不懂数学的人抽的税”,但彩票和烟酒一样属于特许经营的范畴,而开一个游戏公司只需要普通的工商执照就可以了,这就是一群聪明人对一群无法自控的蠢人的合法掠夺和压榨。

整个游戏市场的收入,手机游戏及其他平台上的免费游戏加起来占了 80% 以上(根据 SuperData 于 2020 年的数据,数字游戏市场总量 1266 亿美元,手游和免费游戏占了 1021 亿美元),所以一说起游戏,理应第一反应是手机游戏、免费游戏,因为人们无论花钱还是花时间,在这方面都是最多的。至于传统的电子游戏,也就是各种游戏排行榜上列举的那些(如 metacritic 上的一个排行榜,所占比例非常可怜,以至于在中国,大部分自称玩游戏的人都压根没听说过榜上的这些名字。

但同时,我又反对政府一直苛刻、最近收得更紧的游戏政策,理由有几点:

  1. 每个人都有动物性,问题不是有没有而是如何控制。
  2. 这个市场是按比例存在的,游戏虽然一直被污名化但大体上没问题(按上面的数字可以说,80% 的污名化其实是没问题的)。但如果人为缩小游戏市场,那些代表着智慧与美的传统游戏就更没有生存的土壤。
  3. 如果垃圾食品是不限量供应的,那垃圾游戏应该也是。

我不觉得传统游戏受到挑战,因为本来也是泾渭分明,不同游戏的市场比例的背后,其实是不同人群的需求比例。其实我担心的不是 Slot 赌博机或者抽卡手游,那些东西多与少对我没任何影响,我担心的是微软的 XGP 订阅制的壮大,据说 XGP 是按游戏时长而分利的,这是一个奇怪的导向。

前几天看到一句话“赢取他所尊敬的人的尊敬”,我相信这样的游戏制作者会一直都有,虽然数量上不会很多。

读《资本论》

这套书算是超级大部头,我整个 2019 年所有上下班的路上都在看,只能算囫囵吞枣过了一遍前三卷。

我看书之前,带着一个想了二十几年的问题:我父亲是白手起家的家具店老板,曾经在当地县城也算小有名气,家里也雇了十几个人(木匠和长期/临时的搬运工人等),我觉得我父亲干得非常辛苦,但从定义上这得算小资产阶级,那我父亲到底算不算剥削剩余价值的资本家?读到一半的时候,我有点想明白了。工厂的所有者和管理者其实分开的两个角色,只不过一个人可以兼任。但假设我爸完全不参与劳动,而另雇用一位和他自己一样称职的经理,则这个家具店在扣掉所有人的工资后几乎什么都不会剩下,也就是说,开这个家具店最大的用处是给他自己提供了一份工作。这么想来,其实很多所谓的小老板,都没能剥削剩余价值,只是能让自己有机会当一个“自雇经理”而已。

当然,这种发展趋势也是显而易见的,家具店开了十几年后,也就是从九十年代中期开始,店里卖的家具从木匠手工打造为主,逐渐变成了转销规模化生产的家具,家具店逐渐从生产商变为经销商,再后来我爸就卖掉店铺、让自己退休了。由此可见资本的竞争,不可避免的兼并、升级壮大。


我在读《资本论》之前,虽然知道那时代的底层人民生活极其艰苦,但是第一卷列举的各种调查还是超出了我的想象,如印象很深的 7 岁童工 996(还不止)

第一卷 第八章 3、在剥削上不受法律限制的英国工业部门

威廉·伍德,9岁,“从7岁零10个月就开始做工”。一直是“运模子”(把已经入模的坯子搬到干燥房,再把空模搬回来)。他每周天天早晨6点上工,晚上9点左右下工。“我每周天天都干到晚上9点钟。例如最近七八个星期都是这样。”就是说,一个7岁的孩子竟劳动15小时!

我并不是在找一个最特别的例子,而是这样的例子在书里随处可见,从人均寿命就可以看到苦难有多广泛。我是推荐不管想不想了解马克思理论的,至少都看看《资本论》的第一卷,或者看看第一卷里所大量引用的恩格斯的《英国工人阶级状况》

我以前知道有人在受苦,但总会有穷苦人,而没细想过数量,比如有人从《雾都孤儿》谈起扫烟囱是多么可怕的工作,但因为一个人可以扫很多烟囱,所以感觉总数并不多。但看到书中说有些地方人口在减少、“陶工是一代比一代虚弱,一代比一代矮小”,加之以前在《美国种族简史》里看到爱尔兰移民的处境(有些工作过于辛苦和危险,所以奴隶主不会让奴隶去干,而雇爱尔兰裔去干,爱尔兰裔既然肯干,那可想即使是在故乡,也不比这好多少,即使如此,爱尔兰裔还是美国第二大族裔,那当初爱尔兰人的处境真的是死的死逃的逃),方才明白,底层人口是消耗品、是系统性种族灭绝(显然资产阶级不会认同跟无产阶级是一个物种)。“压迫”这个词太宽泛了,其实很多的“反压迫”用更准确的叫法应该是“反灭绝”。

后两章的很多算式,其实都是简单的四则运算,但说得非常绕,而且我觉得剥削的细节不重要,因为手段会不断更新:150 年前马克思所处的时代,已经有股份公司,但还没有如此发达的场外衍生品市场,电脑也没诞生,应该有一多半的职业在那个时代是不存在的。无论如何,由于人和人之间的差距,财富的分配永远不会是均匀的,导致贫富差异不可避免的扩大,因此《资本论》里我没有看到如《共产党宣言》开头里那种充满着文学性的句子(“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只是在认真讨论底层人民的悲惨、以生活状态的差距之悬殊来说明资本的强大。

但看到第三卷的后半段时我才明白,这书的标题是《资本论》,不是《资本家论》,最终资本一定会以远高于均值、接近于最优的速度去增值,而无论谁拥有它(即股权结构如何)。很多人称现在的资本家新贵为“白手套”,但是不需要存在阴谋论里的家族、帮会,资本本身就是真实存在的恶魔(想象出来的真实存在,这一概念并不难理解,像法律并没有实体,印刷出来的条文或者警察、法官都不是法律本身,但是被判刑的人一定能感受到法律的真实存在),无数富于才能的人为其帮凶,使其成为不可思议的庞然大物,最终危及绝大多数人的幸福,而少数人无法充分享受其好处、白白溢出浪费掉。

我理解的“完全自由竞争”是不公平的,过程不公平,结果也不公平。类比于人类的格斗比赛,要分重量级,而不是所有体重的都要一起比赛(而经常有公司利用垄断地位,如不投靠阿里腾讯任何一方而成长起来的新互联网巨头屈指可数),而且要保护拳手,尽量保护输家不被打死打残(打后脑是违法的),可爱尔兰的人口减少是已经发生了的,而且可以非常确定,更多人不像这般显眼,而是缓慢的灭绝。见过一些攻击马克思的文章(如编程随想整理的),其实我觉得对马克思的理解不要拘泥于剩余价值,人和人之间的不平等是一直存在的,因此产生的压迫也一直存在,不断变换形态。所以占人口大多数的底层阶级,应该联合起来抵制这种残酷的、合法的“优胜劣汰”,即最终共产党宣言里的口号“Proletarier aller Länder, vereinigt euch!(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另外再澄清一个问题,总有没看过《资本论》的人爱引用“为了 100% 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那段,其实并不是《资本论》正文里的内容,也不马克思说的,只是第一卷 第二十四章 所谓原始积累注脚里的一个引用。

如果按照奥日埃的说法,货币“来到世间,在一边脸上带着天生的血斑”[注:马利·奥日埃《论公共信用及其古今史》[1842年巴黎版第265页]],那末,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注:《评论家季刊》说:“资本逃避动乱和纷争,它的本性是胆怯的。这是真的,但还不是全部真理。资本害怕没有利润或利润太少,就象自然界害怕真空一样。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 10% 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 20% 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 50% 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 100% 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 300% 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如果动乱和纷争能带来利润,它就会鼓励动乱和纷争。走私和贩卖奴隶就是证明。”(托·约·登宁《工联和罢工》1860年伦敦版第35、36页)]


还回到格斗比赛的比喻,输家只是实力不够而已,但并不占据道德优势。应该承认每个人的阴暗面、都具有争强好胜和损人利己的本能。只是人类应该足够聪明,建立足够完善的规则,在规则内竞争,而不是让法律允许合法杀人(从医疗条件、知识面、心情等等方面,都影响了穷人和富人的寿命和生活质量差异,在我看来就是某种程度的杀人,比当年的消灭爱尔兰人好不了多少)。

而资本又凝聚了那么多人的意志,有着可观的效率,只在必要的时候做妥协,因此资本主义与底层人民会是长期的动态博弈。高一等的人占据了各种能力上的优势,而底层人民占据着最基本但不明显的所谓的正义:越少的剥削压迫,带来总体利益的增长更快,从长期来讲对整个种群最有利。据说曾经的贵族们都很社会达尔文,他们都充满了优越感并认定穷人都是应该被淘汰的残次品,从他们的视角看来,义务教育这种劫富济贫就是不公正的、是浪费,但是最早推广义务教育的普鲁士成了强国,两百年后普鲁士被消灭,可各国却都逐渐接受了义务教育。富翁们当然都在想如何巩固自己的地位,但所有人都得服从回归均值、正态分布,他们遥远的后代一定会有坠入底层、需要接受别人帮扶的时候,只不过这个长期太长了,看起来虽然是一种必然,却也不太有吸引力。

其实我从《资本论》里看到的,是关于三观的终极问题:何为智慧与道德。比如道德,书中讽刺那些雇用童工的资本家们“也许还是禁止虐待动物协会的会员”。无论最终各自的观点如何,我希望对这些问题有追求的人把《资本论》纳入思考。

Remnant: From the Ashes 这游戏真是拉跨得不行,亏了当初没买。本来第一天看了看 twitch 犹豫要不要买,结果第二天想买的时候发现可能是因为卖得太好,居然直接涨价了,一气之下就没再理。后来就 epic 直接送了

扫了一个 boss 又往前推了几张图,全程只有捡各种材料,武器和衣服都是在商人那买的。我觉得大多数 roguelike/lite 游戏都有些数值上的问题,但是这种几乎完全没设计的游戏还真罕见。为了安全起见都是远程把怪点死,战斗过程和掉落都如此枯燥。我一直以为过了初期就会好起来,还耐着性子推推图,最后只能认定,这游戏真就这么枯燥无聊。

原来 steam 上的 black ops 3 到现在还有好多人玩,可惜这代飞檐走壁对我来说太难了

进去后鼠标有 hover 效果但是无法点击,查了半天最后新加个纯美国英语键盘才行,微软输入法的英文状态不行

终于知道我一直反对的那种东西叫什么了:新自由主义。

黄琪轩的《政治经济学通识》简直相见恨晚,用不带感情的语气在描述各门各派。当然看完后还得看看对这书的批评,来确认知识点是否有太大争议。

新自由主义在我看来太丛林法则了。最公平、最自由的地方在人类文明之外的,即大自然几十亿年来的优胜劣汰、适者生存。

Matrix67 停更了 5 年,然后三天前又开始有更新了

最后这篇提到 12 硬币问题(其中一枚假币,但不知道偏重还是偏轻,用天平最少几次找出来),没想到这题这么经典,因为曾经我最早认识的一位网友建议我搞电脑应该多学点数学,结果我买了几本书,其中一本是《离散数学》,当然我没看几页就放弃了,但这几页至少题目我是看懂了,第一道例题就是 12 硬币。后来我逛论坛,去 CSDN 的算法版,结果发现每几个帖子里就有一个是讨论 12 硬币的,我心想这入门书的第一个入门例题也要这么讨论,这版块也太不入门了,后来再就没去过。

zhihu:为什么结婚必须门当户对?

这篇文章很好,非常清晰的 checklist,我觉得所有要结婚的人都应该过一遍。另外关于性的看法终于看到跟我完全相同的了:如果你不打算跟人结婚,那就不要上床;如果你打算跟人结婚,那结婚之前一定要上过床,最好是同居一小段时间。

昨晚组会,有同学讲文献时把 molecular glue 翻译成分子胶,老板说译得不准确,因为胶还有可能是 gel。

然后就举了个江泽民访问中科院的例子,研究人员向他介绍一种膜,他直接问:“你说的这种膜,它是 membrane 还是 film?”

via @0v0enoly

搜音箱的时候,搜到一个论坛,看到有个人的签名里写了全套配置,感觉很专业,全套下来可能要 20 多万吧,而且号称 9.3.6 的音箱。

逛了一会再回去找那页,历史太多找不到了,好在有个截图,按截图里的用户名想去搜那个论坛。

结果搜到了这人的 B 站,光看搜索结果里好多古典音乐的名字,我还寻思这哥们果然是发烧友,结果点进去我就石化了,不是 DVD/BD,而是对着他那套音响播放时拍录像,还非常认真的拍了几十部……

Julian Assange speaking in 2011: "The goal is to use Afghanistan to wash money out of the tax bases of the US and Europe through Afghanistan and back into the hands of a transnational security elite. The goal is an endless war, not a successful war"
@WikiLeaks

此次湖南争取立法确定槟榔为“地方特色产品”的直接原因就是,2019年,《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食品安全地方标准管理工作的通知》(国卫办食品函〔2019〕556号)明确,列入国家药典的物质(列入按照传统既是食品又是中药材物质目录的除外)不得制定食品安全的地方标准。也就是说,槟榔不得制定食品安全的地方标准。随后,2020 年最新修订的《食品生产许可分类目录》没有出现“食用槟榔”。

槟榔在失去“食品”身份后,湖南地方政府也没放弃挣扎,一度试图呼吁将槟榔列入“食药同源”目录。但目前并没成功。

嚼槟榔致癌又上瘾,为何管不住?湖南将立法确定它为“地方特色产品”

前几天,坐我对面的两个人在唠嗑,一个人说,听说国家要把这玩意列为毒品,另外一个说,没办法就是好吃啊,猜测是在说槟榔,他俩聊了一会后,其中一个轻描淡写地说,医生说我口腔纤维化

都这逼样了还吃呢……

过了两天,突然发现那个口腔纤维化的还在工位偷着抽电子烟,我钉钉里找 CEO 助理,我想的是先公司发公告强调一下,再有抽的再找个人(这算是个程序正义吧),结果助理直接问我看到谁抽了,她去找他们组 leader 谈,并且说,既然都会在工位抽烟了,那公告也必然会无视的。这倒很实际。

研究了下装修的网络布线,本来想着上光纤的,最后决定还是电口了

首先光纤的标准就看得晕,单模/多模,SC/LC,搞不明白该上哪个,京东搜交换机居然还有好多是千兆光纤。而电网线的话,七类以下都是一种口,而且多少米的成品线都有(光纤也可以找淘宝定制,但毕竟手工的,商家参差不齐没法跟量产货比),还可以 poe

而且网线没多少钱,先埋上用千兆,等万兆有必要上了,估计设备也该便宜了吧。

发现好多句式都可以改编一下

30 年前你要不仰慕灯塔国,那是你没见识
30 年后你要还仰慕灯塔国,那是你没头脑

基于石油美元建立起来的帝国,在逼死苏联后的短暂岁月里,真的很美好

今天看到个《修女也疯狂》的片段,那时候很多片子都很美好,终结者2阿甘正传狮子王独立日侏罗纪公园肖申克的救赎……都是 90 年代初的

对比如今……

10人の加害者の未来と、1人の被害者の未来、どっちが大切ですか。10人ですよ。1人のために10人の未来をつぶしていいんですか。どっちが将来の日本のためになりますか。もう一度、冷静に考えてみてください

余音绕梁,回味无穷

旭川14岁中学生自杀,校园霸凌警钟再次敲响
北海道一母亲去女儿生前中学询问关于霸凌的事情,教导主任说“当然是十个人的未来更重要”

weiwei 5:17:15 PM
我问小萌萌你知道咱们吃的鸡蛋可以孵小鸡吗?萌萌说不行…母鸡和公鸡没有结婚

看一条时倒突然启发了我,一个很简单的想法我却从没设想过,回去确认了一下,世界线本应该是这样的。

2000 年岩田正男下台,陈水扁上台,陈需要个准备时间,可能第二个任期内也就是在 04 - 07 年之间宣布独立。不难设想,独立当天,所有西方发达国家都会第一时间跟台湾建交。

08 年的中国,歼 8 还在服役,打航母只有 22 艇,大连造船厂里的瓦良格号,身上的俄文舰名都还在。

等你憋出歼 20 和 DF-17,人家已经国庆 10 周年了。

如果台湾已经实事独立 10 年,你再打就不是收复而是侵略了。但是在独立的第一年,你中国把海军空军填干净也收复不了台湾。

其实岩田正男的设想完全没问题。

只是在 2000 年,除了那些正接受客机驾驶培训的恐怖分子外,谁都想不出明年会发生一件什么样的事情……

手里有张《舞-HiME》的 ape,今天给转成了 flac。

我老婆零几年的时候玩过其游戏,一直觉得虽然这游戏不太出名但这张 OST 还挺好听的,今天转的时候才注意到 meta,专辑作者是梶浦由記,原来就是《妖精的尾巴》的作曲,搜的时候才发现这算是非常了不起的作曲家了,只是我不知道没留意而已,比方说高达插曲《暁の車》也是他写的。

像之前的樱庭统也是,从黑魂知道这个名字,其实人家成名很早了。

现在拍的照片都会有意无意的拍到口罩,所以在想“将来再看,会明显认出这几年的照片”

后来意识到,可能是“明显区分出 2020 年之前和之后的照片”

原以为是线段,后来发现是一个点

保卢斯一度向希特勒要求允许投降苏联,以拯救麾下将士的性命。希特勒不但不应允,反而将保卢斯晋升为“德意志陆军元帅”,德国史上从来没有元帅投降,希特勒暗示保卢斯战斗到死或者自杀。保卢斯选择生存,并在1943年1月31日向苏军投降,他表示:“既然升我为德国元帅,我就没有必要为了那个奥地利的下士(希特勒)自杀”。

好多年前有一个微软的笑话,说点了一下磁盘清理功能后出来个提示框

您的所有盗版软件已经被删除,并且警察正在来的路上

没想到最终落实这个笑话的是苹果,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愈发觉得,写 blog 时 Markdown 不够用,找来找去发现最符合的是 reStructuredText,这才明白自己曾经多蠢:看到同事用 RST 写文档,没细研究认为是跟 MD 一样但语法不同、已经被淘汰的语言。其实 RST 门槛更高、功能更强大。

在网上搜的时候发现有个 blog 都用 RST 写的,还有 .rst.html 的对照,光看这一份文件可以学习很多。

另外“reStructuredText”这个名字过于蹩脚

go build 脚本忘了加 CGO_ENABLED=0,结果从 docker 的 scratch 镜像压出来就报

standard_init_linux.go:228: exec user process caused: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找了半天问题才想起来 CGO 那茬

zhihu:阿里为什么在强奸事件上包庇王成文?

by 仙草本仙

王成文在事发后开始准备跳槽字节,爆出时已经过了一面,这么看是不是清晰多了,做好的情况就是王成文成功跳槽,阿里对内宣称开除,女主诉求达到了,人也保下了,以后要是这个人渣在字节再混个高管这合作不就开起来了?这恩情!懂得都懂。退一步讲字节不知道,录用了,然后又爆出来了,字节阿里两巨头啊,共同处理这个事,你说好不好压,那必须好压啊!

这个猜测很合理,可以解释为什么压了这么多天的问题

很多人过于善良,以为 HR 在等警察出结果(如 晚点 Latepost 的评价是“当晚,这些管理层和 HR 们的一个重大误判是,他们决定等待警方的调查结果,并没有第一时间对王成文停职处理”),其实 HR 是想卖强奸犯一个人情

聪明是真聪明,可惜脑袋长畜生身上了

糖豆人的 PS4 奖杯有一个是“连续五次吃鸡”,这什么狗屁奖杯

纵然有 bug(提前退不重置“连续”),这个奖杯概率也只有 0.1%(应该是向上取整才被显示出来的,只要大于 0 就会这么显示)

打忍龙打得太累想找个游戏缓缓,我打个星际2人机居然会有掉线……

现在最让我惊讶的是 2021 年了暴雪怎么还没死,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暗影火炬城出试玩了,画面和操作感觉都还可以,但是这民国柴油朋克的画风不太感冒,而且老婆闺女看到的时候也都在问,“只能选兔子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