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ogic 灵魂逻辑

都是骷髅

作者:郑凯

标题取自郑渊洁的《五个苹果折腾地球(突然想到,我女儿八年后会像我小时候那样哈郑渊洁么?)


海南是个发展空间很大的地方,这么委婉的说法的意思是海南还很落后。隔三差五的停电 n 小时,我以为是我住的这片的变电所有问题,结果问了爸妈才知道,起码三亚和五指山都经常停电,三个月来我买的 UPS 已经防止了十来次突然关机,这还不算睡觉时发生的不知道的。

这个弯子绕的有点远,最近发生的一次倒真的是小区的问题,停了几个小时后只有我们小区还是一片漆黑,围墙之外却是一片灯火通明,于是愤怒的业主们去围攻保安,质问几时能来电,质问小区的物业水平,保安只能说不知道。保安在这种情况之下,他的任务就是当出气筒,等来电了,大家也就散了。很显然,业主们找不到门路,只能徒劳的找无辜的保安来撒气,在我看来也不够人道。

当我阴森的把话题拓展到大环境上时,我并不是替一毛们(是,降薪了)说好话、怜悯他们,只是要知道,他们不是问题的所在。虽然这个道理很简单,可就比方说罗京死的时候,还是有傻逼要站出来义愤填膺的说鸭在二十一年前说了些多么混蛋的话,我甚至想告诉他们,罗京去世的新闻被搞的这么大张旗鼓,真的不是罗京本人策划的……他只是个被贴在光荣榜上的保安。


cathayan 说 一个逻辑 之前,看到个类似的笑话,《银行大劫案》(个人推荐,而且下面要说的不算剧透)讲的是英国某毒枭落网,因为手里涉及皇室丑闻的照片做要挟,所以官方不敢讲他绳之以法,军情五处的高官已知这些照片放在哪个银行的具体哪个保险箱里,于是教唆几个街头混混去抢银行保险箱,同时混混中安排卧底在抢劫成功后拿回照片。结果在豆瓣上看到个典型的中国人的评论,大意是很奇怪为什么搞的这么麻烦,政府直接没收这个保险箱不就得了。


我们比第三帝国更糟糕的地方在于,当时所有人,包括纳粹高官们都相信,把希特勒炸死,战争就结束了。而在这个腐烂的环境中,你面对的是整套游戏规则而不是任何一个具体的人。这是一套教唆所有人变成混蛋的罪恶规则。跟具体人的道德善恶没有关系,当你是划在体制内或体制外,你对这套规则的评价会截然不同。而规则运转起来的时候,就像离心机一样,不管有多少东西,总能分出层次来。就像吴思对劣币驱逐良币的另外一种说法“恶政好比是一面筛子,淘汰清官,选择恶棍,但还有点区别,我认为坚定不动摇的极善和极恶都不具代表意义,而规则的好坏会改变中间的大多数人的行为。我理解的规则就像银行的保险系统,因为技术手段越来越狠了,所以抢银行的 Public Enemies 就越来越少了。

看了 潜规则卧底经济学 后对规则的问题觉得“一点建设性意见都没有,只有绝望。英雄和美德之所以值得赞颂,是因为都很稀少。自问一下,如果我是高官,规则是不贪个几亿就不会枪毙,那我会不会抓紧时间贪。我甚至很早以前就想过,如果是战争年代我被逮住了,我会有什么招什么,只求他们在我没有任何价值后利索的把我处死(因为还想过,如果我是审问的,嘴硬的和叛徒都没有不去处死的理由,如果不是碰到心理变态的应该不会太折磨我了吧。这绝大部分“庸人”是构成世界的主体,所以“一百多鬼子,二百多伪军”也不应该被批判。谁让这江山已经沦陷了呢。

我说的“规则”不是指“潜规则,是指范围更大的另一次个词,我发现我说话有太多的替代词了,不仅仅是隐晦而难于被筛查,也为了即使被筛查到,语气也不至于过于激怒保安,最终为了不被条子盯上半夜去我家逮捕我,标准的“新话”进化过程。

我是多么向往民主国家,那里甚至有人把奥威尔当成宣扬阴谋论的神经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