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ogic 灵魂逻辑

中国公地悲剧

作者:郑凯

"Are you stupid or something?"
"Mama says, 'Stupid is as stupid does.'"

——《阿甘正传》

温斯顿背后的床上有什么东西重重地掉在上面。有一张扶梯从窗户中插了进来,打破了窗户。有人爬窗进来。楼梯上也有一阵皮靴声。屋子里站满了穿着黑制服的强壮汉子,脚上穿着有铁掌的皮靴,手中拿着橡皮棍。 温斯顿不再打哆嗦了,甚至眼睛也不再转动。只有一件事情很重要:保持安静不动,不让他们有殴打你的借口!站在他前面的一个人,下巴象拳击选手一样凶狠,嘴巴细成一道缝,他把橡皮棍夹在大拇指和食指之间,端量着温斯顿。

——《1984》

SB 有很多种,我现在认为,最欠扁的情况是,当一个人走在大街上是莫名其妙被一个痞子侮辱和殴打,末了痞子走之前又往他脸上吐了口痰,结果这人对痞子说,你这么吐痰是不对的,你应该吐到纸巾上包起来扔到垃圾箱里。

有感于那些在媒体上跟政府理论目前的封杀到底是否得当的人。


我最初向往老美和欧洲,是因为觉得三权分立很好,传承了几百年的“私有财产”的概念很好,等等这些。使得这些国家可以有集会,有罢工,有抗议游行,有骚乱。比如后来看个新闻,奥巴马上某地演讲,有人打着“是时候浇灌自由之树了!”的牌子、腿上别着手枪在不远处示威,而警察无可奈何的说他只要不把枪掏出来,就没有触犯任何该州的法律。我不是惟恐不乱,我是觉得这是一个国家健康的标志。用我惯用的比喻,一个从来不洗脸的人不能嘲笑正在洗脸的人,说那人之所以洗脸是因为脸脏。

刘涛当时反驳我(因为当时环境还没现在这么恶劣,只是广电总局封杀超女被你我当笑话看,殊不知封杀电视节目跟封杀网站都是整个过程的一部分,我现在可以苦笑着对他说看我说没说吧,他当时还感觉一切就算称不上“好,至少也算得上“可以,需要的只是时间,一切都在逐渐改善。后来看了本名字挺咋呼的书《伟大的博弈,里面也顺便描写了一百年前的美国政府有多么腐败。我同意刘涛的结论,中国会有变好的那天,但被额外加了两条旁注:1.距离“变好,即使乐观点还有近百年(所谓乐观,即认为目前的独裁统治跟三权分立一样有效率,等那时候你孙子都过了不惑之年了;2.更糟糕的是,现在正处于坠入谷底的阶段,离反弹也还早的很。

我认为目前的死结在于——公地悲剧。虽然第一次知道这个词是在《读者》上看到关于前苏联和改革开放初期的“反公地悲剧”的文章,但提醒这个词的还是前两天土摩托说哥本哈根的文章,以及 tinyfool 的那句在这博弈中,他们不相信这个国家有美好的未来,他们只能去选择自己的短期利益

“得便宜不占王八蛋”是这个国家各种现象的理论根据,不也是公地悲剧的高度概括么。

给大家最大的错觉是,大家都以为是中国贪官在鱼肉中国百姓,我以前也很 SB 被这错觉给蒙了。**其实是外国公民在鱼肉中国百姓丫!**都知道见过大爷里有多少演员早已改了国籍,你觉得高官是演员能比的么?

如果你不是 SB,也知道那些人更不是 SB,那么你会知道我现在有多绝望。

原来想象的是,大家都在一条船上,再缺德的人也不至于去凿船来冲澡,那对谁都没好处。结果现在是没有海,也没有船,大家都在地上,来了个牧民领着无数的羊过来说我是过路放牧的,放完就走,而你只是那坨青草中的一颗而已……


上个月在感慨毕生心愿的时候,我没想到我所赖以生存的网络环境会恶化的如此厉害。后来又从tinyfool 文章的评论中了解了些情况。

移民现在不仅仅是对我女儿的期望,也是我自己的目标。我发现其实也不是完全不可能,虽然有些挑战,可我认为,若干年后,在中国活着是更大的挑战。比较理想的目标是加拿大,加拿大每年的移民里,约有 50% 是走的技术移民,如果符合 38 项高需求职业及总评分达到 68 分那么申请会比较快。如果想不仅仅是个理想,最重要的是这两件事:

1.学英语,起码口语流利。可能需要几年。虽然我认为这非常困难。 2.攒够生活费后,重新回学校认真念三年自考。我没念过高三,成教在北方交大呆了大半年、只上过一节课,然后就去找工作了,那是 8 年半以前的事了。希望别要求附带高中毕业证,我没有。

按我的理解是,68 分是永久居留权(或者公民)的标准,不是跑加拿大打工的标准,可以先走旅游签证,一个月内找到工作,以后不断换临时签证。

我预计十年内达成第一阶段,也就是上面两条,那时候政策肯定有所变化,因为先我而去的中国难民超过了加拿大所能承受的限度,可能政策卡的更严了。如果是中国政府要求各国不得颁发签证或者干脆取缔各领事馆,那我就只能报复社会了。

最 SB 的移民是从中国去澳大利亚,谁要是这么走那也太有才了。

“温斯顿,你并没真正领略到新话的妙处”他几乎悲哀地说“哪怕你用新话写作,你仍在用老话思索。我读过几篇你有时为《泰晤士报》写的文章。这些文章写得不错,但它们是翻译。你的心里仍喜欢用老话,尽管它含糊不清,辞义变化细微,但没有任何用处。你不理解消灭词汇的妙处。你难道不知道新话是世界上唯一的词汇量逐年减少的语言?”

——《1984》

你能想象白名单生效的日子么?你能想象局域网真正落实的时候么?如果你连穿都穿不出去?因为所有的 ip 都被封了,不仅仅是 80 端口。虽然可能不是像 169 那样的全国 ip 都是以 10 开头(多解释点,169 是一个 00 年之前曾经存在过的一个大局域网——我甚至还搜到了一个当时的 ip 表,我以前也有这个表来着,后来跟硬盘一起没了——比方说 老冒 曾经的北极星软件公司就出过一个叫网际精灵的东西,就有 169 专版,界面像BB机,在那个时候看起来很酷,比 OpenICQ 早多了,所以 OpenICQ 问世的时候大家都觉得这东西比不过网际精灵而懒得注册,不然就不会只有个 6 位号了)

你觉得不可能?02 年 Google 被封的时候你想过现在能是这样一番境地么?

前些日子开始封网的时候,我先想到的是这没准是好事,如果把所有域名和 VPS 生意都赶到国外去,再封了丫们 IP,可以强迫大家必须会穿墙才能会上网,大家也就不用考虑墙里墙外了,也就成了真正的天下无墙(现在不就是这样演化的么,三年前被墙就意味着你的网站成了极少数几个人才会费事去看的内参,可现在,墙外网站的受众可比以前广多了,没什么人会像以前那样,文章里加链接要注明哪些是需要翻墙的。现在我又担心,如果真的有 IP 白名单了会怎么样?CCTV 肯定没什么悬念,节目内容肯定采访路边行人和在校学生,大家众口一词夸赞党的英明领导,很好很伟大。可你我呢?

虽然也跟老妈唠过一些这类话题,但我怀疑她还是会觉得我是神经过敏、妄想,他们肯定会支持我,但未必理解我为何这么爱激动。


前几天,主机被封了,因为朋友小董的一设计论坛虽然有备案,但没有 BBS 专项备案,这类事碰到过很多次了,也没当个事,域名转到刘涛的 VPS 上(恩,我的穿墙御用机,挂了个临时页面,然后我跟 IDC 的客服说恢复,本来我还生气他们应该像以前那样封之前先通知我一声,结果客服说,是网通封完通知他们,我跟他们说完他们得再去跟网通说。原来这事由不得 IDC 做主了。

我这没什么损失,小董郁闷的够呛,苦心经营的论坛折腾一次就得走掉一些人,这次封的时间可就长了。申请 BBS 备案非但麻烦,还要挂靠在公司名下(别以为有工商执照的就行,得注册资本100万的。昨晚建议他选个国外 VPS 另起炉灶,域名主机都是国外的话,跟备案就没啥关系了,虽然也有可能被封,可如果不是像 v2ex 那样封关键词的话,换个 ip 一般 1$ 就搞定了。于是他就去找论坛的铁杆用户们测各 VPS 在各地的网速去了(如果有能快速搞定 BBS 专项备案的,请联系我,zhengkai@gmail.com)

昨天看 log,发现有些来源很奇怪,比方说 http://61.158.143.6:8000/show_info.php?info_day=100&info_score=0&info_key=%CD%F2%C8%CB,点了回去,我明白这是工作人员在工作呢,不过这系统做的也恁 SB 了。知道 %CD%F2%C8%CB 是什么关键词么?GBK 编码的“万人。我就他妈奇怪这词能跟什么组合成违禁词。希望丫别在我四年前转载的文章武汉会战挑点毛病(因为这篇有 13 referer 是来自那个绿盾的审核后台,让我很不安,说我他妈歪曲抗日历史,居心何在,封!蒋介石怎么会抗日,跟日军正面交锋的抗战主力明明是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嘛,死在抗战的共产党高级军官光师长及以上的就有八十多位呢!国民党只是偶尔在敌后骚扰一下就自以为很了不起,国民党在南泥湾种鸦片毒害人民,还是靠共产党才把南泥湾人民解救的呢。


这文章如发出,则全家都有危险,我只有等 google reader 收录后马上删除。这种方法不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