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ogic 灵魂逻辑

郑老三第二次癫痫。

虽然知道猫的寿命只有十几年,早晚得送走它,但现在看起来,一切都不好说,可能没几年都。

郑老三第三次癫痫。

睡到早上 5 点突然被巨大噪音吵醒,老三以不寻常的声音从屋子一头跑到另一头,撞上了门和墙,然后原地抽。尿失禁,我去把住它的时候喷了一脚,尾巴屁股后脚上全沾着尿,本来想洗洗可还在应激中,只好简单擦擦。于是满屋子都是尿味。

猜测应该是白天开过吸尘器给吓着了,晚上做梦又吓抽了,不知道为什么那么怕吸尘器,对洗眼镜的超声波就一点反应没有。下次开吸尘器得把猫抱到一楼大厅去。另外睡觉前发现正在咬 iPad 的充电线,虽然只是拍了它一下,但是它明白自己在干坏事,可能有叠加。

第二次抽的时候可能也是做噩梦,结果翻身从沙发背直接掉到地板上,但它就睡好那块地方了,赶也赶不走。

反正这货哪天走了,只能说是被自己活活吓死的。

郑老三第四次癫痫。

老婆去接孩子,阿姨 5:45 走的,老婆 5:55 到家已经抽完了。满地尿,嘴角有白沫。

第五次,早上五点半。这次距离上次才一个月,之前都是隔三个月

看不出任何前兆、规律。现在只能猜测是做梦把自己吓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