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ogic 灵魂逻辑

关于报复

作者:郑凯

《政治经济学通识》里转述了一个关于报复的实验

《怪诞行为学》的作者丹·艾瑞里(Dan Ariely)是行为经济学家。他在《怪诞行为学》(2)第五章中讲述了一个信任与报复的实验。假定你和一位匿名参与者 A 共同参加一个实验,你和A都各自获得了10美元。此时,你有两种选择:

  1. 保有这 10 美元;
  2. 将 10 美元交给 A。

如果你选择相信 A,交出 10 美元,实验组织者会奖励 A 40 美元。此时,A 手里就有了50美元。而这时的A同样面临两种选择:

  1. 给你 25 美元的回报;
  2. 自己独吞这 50 美元。

作者发现,实验中很多人选择相信匿名的合作伙伴,交出 10 美元;他们的匿名伙伴也会投桃报李,将其中的 25 美元返还给第一位实验参与者。这和理性选择的预测并不一致。但更有意思的是,当匿名参与者决定独吞 50 美元的时候,实验组织者告诉你:你可以自己掏腰包来惩罚这位匿名参与者。如果你支付 1 美元,他将损失 2 美元;如果你支付 25 美元,他将损失 50 美元。此时,理性选择会告诉你不能自掏腰包实施报复,因为这样不理性,这样做损人不利己。但是,实验结果表明,当第一名实验参与者有机会报复欺骗他的伙伴时,他往往会实施报复,并且实施严厉的报复。事实上,惩罚和报复并不会给实验参与者带来任何经济收益,为何他们要做损人不利己的事呢?这是实验研究对理性选择的挑战——人们往往并不按理性选择给出的逻辑做事。

但结论是“损人不利己”、“不按理性”,实在不敢苟同。恰恰相反,我认为“报复”是人类的一种伟大品格和智慧。

排除掉那些有可能“利己”的报复(之前做出威胁、威胁失败也要继续实践,以维护自己的信用),只说引文里这种无法沟通、貌似不利己的情况,其实生物学里早已给出了解答:这是对整个种群有利的利他行为。这些大大小小的报复行为,是一些人牺牲自己而对他人的贡献。报复行为总会或多或少的被传播(像书里这种会传播得非常广泛、可能最终有几百万的读者看到),正因为我们都知道,人们会在受到不公时宁可损己也要报复,这会决定我们之后的行为,也就是对不公的报复减少了一些将来发生的不公,对个人是不利的,对人类种群是有利的。

“理智”这个词也不总是褒义词,如张宏杰在《大明王朝的七张面孔》中对郑成功的评价:

郑成功的选择,不论在当时,还是在后世看来,都是一个不明智的选择。他这支大木,虽然高大,终于没有撑起明王朝的天空。历史证明了那些投降者的眼光和见识。然而,在当时和后来的漫长中国历史上,“识时务”的“俊杰”出现得太多了,这些人聪明得让人郁闷,理智得让人心灰。只有郑成功的出现,才让历史阅读者稍稍舒一口气。

因为很多环境里“理性”,并不是博弈论里的完全理性,这时所谓的理性和非理性,都是局部最优,差别只在于多大的一个局部。

如果两个人的行为,一个选择报复,一个选择忍气吞声,那么像文章开头的经济学家会认为不报复的人更理性(背后的含义是更聪明、更有克制力),但假设有两个的物种,其他方面都很相近,最大的差别在于,一个物种的个体对待不公会有概率的施展“不理性”的报复,另一个物种则会完全接受,我愿意打赌,看起来不够理性的那个物种更容易延续下去。我甚至觉得,地球上所有现存的物种里都刻有这种基因。

这其中的差别在于,单说报复行为个例的影响,可以小到忽略不计,但是对于有几十亿个体的种群,一类行为对整个种群的影响,就不能忽略不计了。

类似的还有对功利主义的一种错误归谬:斗兽场里牺牲掉的人的损失,可以被观众的快乐的总和所抵消,最终收益为正,所以功利主义对斗兽场里献祭活人支持的。这个推导的错误在于,人们应该意识到,如果规则可以让同类被野兽撕碎,那自己没准也有被扔进斗兽场的那一天,哪怕这个概率极小。这种副作用,跟报复行为的副作用一样被不正确地忽略了,所以才会有错误的结论。

本来这文章写到一半时,恰好发生了欧金中案,但本文并不是对其的声援,因为信息源太少太单一、缺乏交叉佐证(虽然不排除政府刻意掩盖)。但鱼死网破的报复性行为,仅仅是命案都每年会发生多起。我搞不清楚每个案件的细节、推导出真相,也不想预设立场或者顺着媒体的思路来走,仅说大致且可能有错误的印象,于欢案是争执升级而非凶手捍卫母亲尊严(失信被执行人应该没有那么高的尊严),但也可以提醒世人“哪怕你在理,也别欺人太甚”,而夏俊峰案杨佳案算得上是报复。

中国人的价值观里,对公平正义用的是非常抽象的“天”字来概括的,所谓“人在做天在看,举头三尺有神明”“苍天已死黄天当立”,继而“替天行道”,甚至执法者也用“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来震慑罪犯。无论是统治者还是被统治者都明白,公正是客观规律,无法被重新定义,且需要维护、也一定会有人维护。所有的报复行为里,有些是冒名、有些是过当,可能具体到个例时我们无法了解真相,但我们都知道,至少有一部分是真的在维护公正,无论是激愤到杀人偿命,还是简单地自己损失 1 美元而惩罚违反公正的人 2 美元。因为这些实例的存在,人们在作恶的时候会多思考一下要不要做,有些念头可能就打消了。因此这些报复行为,应当可以被理解,也可以被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