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ogic 灵魂逻辑

郑老三第二次癫痫。

虽然知道猫的寿命只有十几年,早晚得送走它,但现在看起来,一切都不好说,可能没几年都。

郑老三第三次癫痫。

睡到早上 5 点突然被巨大噪音吵醒,老三以不寻常的声音从屋子一头跑到另一头,撞上了门和墙,然后原地抽。尿失禁,我去把住它的时候喷了一脚,尾巴屁股后脚上全沾着尿,本来想洗洗可还在应激中,只好简单擦擦。于是满屋子都是尿味。

猜测应该是白天开过吸尘器给吓着了,晚上做梦又吓抽了,不知道为什么那么怕吸尘器,对洗眼镜的超声波就一点反应没有。下次开吸尘器得把猫抱到一楼大厅去。另外睡觉前发现正在咬 iPad 的充电线,虽然只是拍了它一下,但是它明白自己在干坏事,可能有叠加。

第二次抽的时候可能也是做噩梦,结果翻身从沙发背直接掉到地板上,但它就睡好那块地方了,赶也赶不走。

反正这货哪天走了,只能说是被自己活活吓死的。

郑老三第四次癫痫。

老婆去接孩子,阿姨 5:45 走的,老婆 5:55 到家已经抽完了。满地尿,嘴角有白沫。

第五次,早上五点半。这次距离上次才一个月,之前都是隔三个月

看不出任何前兆、规律。现在只能猜测是做梦把自己吓抽的

估计是郑老三最后一次癫痫了

四点半的时候一声响,马上反应过来是又抽了。跟往常一样,只能让它抽着,稍微扶着点别让它撞伤,老婆擦了擦地。这次很快就好了,虽然神色不太对,一边叫着一边沿着床投影的内圈快走。过一会在墙角附近直喘,也就是虽然还有些许意识,但其实一直在抽。听了一会老婆说觉得老三不行了,我说估计活不过今天了。过一会我先睡着了,老婆陪它到了六点半才睡,可一直还是那个样子。

老婆和大闺女得回包头,中午就得去赶火车了。下午阿姨过来的时候说老三看着不行了。等我回到家的时候以为能看到一个极度虚弱但是已经恢复神志的老三,但看到的是四肢机械地不停摆动,我也觉得它不行了。原本蓬松油亮的皮毛,如今浸完口水后又逐渐干掉打绺了,可它自己根本注意不到。眼睛一直无意识地睁着,我怀疑已经瞎了。老婆说这副模样,可能脑子的大部分功能已经丧失了。

试图喂点水,但事后才发现根本喂不进去,全在地上和毛里了。九点来钟最后一次回光返照,还喵了几声。之后开始脖子向后张,可见一天都在这种痉挛中。

想着死马当活马医,抱起来想喂点水,结果失禁了,尿了最后一点深色的尿。

之后开始间歇性的动一动,感觉是没力气了,最终全身都不再动,唯有后爪会偶尔收一收,又过了几分钟,我觉得应该是死了。接着爪子开始凉了。让老婆约了火化服务,把老三装进个纸壳箱里——还有好几个箱子,都是给它准备的玩具,还没用完——放在门口。

过了一会我又去摸了摸它的尸体,手指像往常一样插进毛里时,还能感受到余温,接着可能时嘴边的口水流了一下,让我怀疑它还没死,只是极度虚弱,又打亮灯仔细看了看,确认真的是死了。过一会再摸的时候,余温在消散,四个爪子也开始僵硬了。

十点多,来人把老三接走了。我又下了趟楼把猫抓板和它玩过的纸箱扔掉。没想到这次癫痫会这么严重,不到 20 个小时的时间,就从活蹦乱跳毫无征兆到死了。距离两周岁还差一个月。

唉,我的郑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