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ogic 灵魂逻辑

“你瞧这上面是多少?”船长林奇焦急地问道,他擦擦眼镜,又去 望那个气压表。

“二十九点一。”劳乌尔说道,“我从来没见过这么低的气压。”

“可不是!”船长哼了一声,“我从小到大,在大海大洋里足足过了五十年,也从来没见过这么低的气压。你听!”

看着国内的限电和欧洲的能源危机,就好像杰克·伦敦小说《马普希的房子》里反复看气压表这段,感觉美国两年前酝酿的大风暴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