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ogic 灵魂逻辑

选择题

作者:郑凯

应该所有人上学的时候都碰到过这种情况,一道选择题,可能换成填空题你做不出来,但恰好是选择题,所以凭借排除法等可以非常有把握的选出正确答案。选择题就是这样,不仅可以让人蒙出答案,也可以让人通过考察范围外的推理得到正确答案,但优点是处理成本最低,因为解答标准被统一了,甚至可以让机器处理答题卡。

小时候在电视上看过一个智力竞赛的节目,到了最后一题分值较大,所以还有一丝悬念,暂居第二名的先选了一个答案,但看到暂居第一名的跟他选了一样的答案后,他又改选了另一个(这是规则允许的,因为为了节目效果每次回答过程都像是小的讨论会,在主持人宣布答案之前,所有人都可以任意修改)。我当时想的是,啊,这个选手还挺聪明(毕竟都是小孩子),为了争最后的第一会跳出答题本身的范畴,选一个他认为错误的答案,毕竟存在很小的一种可能是他和第一名都想错了,那样他就赢了,但如果两人都答对,他绝无可能超过第一,所以他必须选不一样的那个答案。

我当时还小,为能领悟到这一层而沾沾自喜,等长大了才发现,这应该是非常通用、基础的技巧,如生物的多样性来自生态位。又比方说两党竞争的选举,把我前面的这些想法套进来之后,就没法排除这两种情况:

  1. 可能很多议题是为了拉选票而故意站队,因为站在一边,原本落后的一方就等于弃权,只有站在对立面才能拉到票。跟上面的智力竞赛不同的是,智力题是概率问题,结果只有成或败,而投票是大数✕概率=可以量化的票数增减(因此拉到的票减去因此改投对手的票)。

  2. 把对现实生活影响不大的概念炒成观念之争,渲染情绪,从而造就新的分票点。

我并没有多少实际的例子可以拿出来,但从最近两次美国大选都如此接近的票数,我可以断言竞选这事,上述两点不但肯定有,而且是主要因素。最终可以推论,所有政党的原则都可以为选票而妥协,故意选择自己认为错误的选项,因为只有这样才有获胜希望,而不这么干的会逐渐被淘汰掉。

这就是让我对选举非常不爽的意见事情,硬要打个比方的话,原本的期望是两个候选人各拿出自己的作文来品评高下,现在则是分别拿着一堆精心计算过的选择题答案来对比。所以我对一党制和两党制都不满意。但以现在的科技,无法支持几亿人做出比选择题更复杂的协商。


转个话题,一并记在这。

很多国家都是两党制,而且以美国为例,没有个天翻地覆怕是很难打破现有局面了,两党制似乎是一个稳定态。同样,性别有两种同样是一个稳定态,因为最早从新语丝那里知道,低等生物可以有多种性别,如粘菌

那如此做比较,一党制和单性生殖也有些概念上的相似。前几年看过一则新闻,某种观赏鱼成了入侵物种,最要命的是,其中一条基因突变,成为单性生殖。我想说的相似是指,它们都因此获得了短期的巨大优势。单性生殖使其更容易繁殖和扩散,但缺点是会碰到灭顶之灾(如香蕉快被黄叶病搞灭绝了)。记得当时报道里,科学家推测,大概 15 万年这个单性生殖的分支就会彻底灭绝。但 15 万年只是生物进化过程中的一瞬,却可能超过人类文明的总长度了。

更为突出的是,一方面是领导人的平庸化,另一方面由于多党竞选,政治人物被分割成不同的政党,败选一方则被排斥于权力之外,被迫闲置,出现严重的人才浪费。这就是西方虽然可以从全国选择人才,但却不能从全国使用人才的原因。
——BBC《观点:只有中国制度才有未来

但是一党还是多党,又成了另外一个选择题。且不说中共本身不会放弃权力,哪怕平行宇宙里国共成立联合政府,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另外一个印度,而不会有经济腾飞。因为二战结束时的中国是一个落后国家,第二名跟第一名始终做同样的选择题,那结果是不会变的。那样雁行理论倒是行得通了。只不过,中国人会接受这种安排么?

吾日暮途远,吾故倒行而逆施之
——《史记·伍子胥列传》

而单性生殖的弊病是抗风险较差,所以不知道这一党制会走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