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ogic 灵魂逻辑

一个特别令人痛心的例子是我们遇到的TAE公司员工尚塔尔的遭遇。尚塔尔和她的丈夫都是残疾人,当他们需要别人帮忙照顾他们的四个孩子时(其中两个也是残疾人),他们得到了临时性的安置,把孩子送到寄养中心。结果,这个临时解决方案最终持续了十年之久,在此期间,他们只能每周在监督下探望一次孩子。人们普遍怀疑贫穷的父母没有能力照顾孩子。直到 20 世纪 80 年代,还有成千上万的瑞士贫困儿童被迫离开家庭,被安置在农场。2012 年,瑞士政府正式为其导致父母与子女分离道歉。这种歧视实际上是一种针对穷人的“种族主义”,令人想到了加拿大的一种政策:在加拿大,许多原住民儿童被送到寄宿学校,不让他们说自己的语言,以便让加拿大主流文化同化他们。

via 《好的经济学》 / Kindle位置 7099-7105 / 中信出版集团

《好的经济学》里提到了加拿大原住民寄宿学校,这本书于 2019 年末出版。要是早几个月看这本书(而不知道刚发生的大量儿童墓地事件),没准就会忽略这段。

现在意识到,西方国家一直都在进行系统性种族灭绝。比方说美国第二大种族爱尔兰裔,如果不开上帝视角预见将来的美国,以 200 年前英国人的想法,他们确实成功在本土消灭了多余垃圾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