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ogic 灵魂逻辑

Recent tweets

从 RSS 2.0 换成 Atom,Feedly 就不更新了,太弱智了。Inoreader 是无缝衔接,Feedburner 是替换,其他的没测。

@fightcensorship
有个南非白人搭火车横穿非洲大陆从南非开普敦去埃及开罗,在坦赞铁路段遇到一群中国交换生,在被问她们坐这趟列车的感触,两个女生做出截然不同的回答。一个女生的回答几乎拷贝中国官方套话,另一个则有自己的见解。她不认为这是两国友谊,而是所有发达国家的政治战略,友谊应该在人民之间而不是政府。

这本来是很正常的思维,但对于带路党,在看坦赞铁路时能想明白的问题,放到中国和西方的关系上就想不明白了。

中国在坦桑尼亚建铁路是大国政治战略、是为了自身利益,但是美国打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就是为了人道主义、推翻集权暴政,英国支持香港暴乱是为了香港人民的权益。

玩游戏,有人在论坛里说,游戏里的商城开始卖皮肤了,另一个人没看到,骂楼主是骗子。

其实我也没看到,但这明显是游戏出了问题(或故意这么设置)只有一部分人能看到,上来就排除所有其他可能,而断定楼主是骗子的,明显是有生理缺陷的。但智商测试只能测到脑力的一部分分支,这人倒未必会在测试中表现为临床意义上的病理。

昨天还看到一个被转发的截图,因为过于弱智就不细说了。

很多人其实不适合被当作完整健全的人来看待了,比例远高于医院里关着的精神病人。但是又没有明确的界限和正常人划分开。

科幻小说《伤心者》在现在网上流传的版本里都有一个人名“J.H莱姆伯脱,而且那句话明显是录入有误:

数学J.H莱姆伯脱,高斯,黎曼,罗马切夫斯基等人提出并发展了非欧几何

搜了半天“莱姆伯脱”应该是“庞加莱(Jules Henri Poincaré)?但是想不出是怎么错成现在这个样子的。而且成了一个专有错误,搜到的结果一定是《伤心者》里的这句。

事实上美军就有这样一种介入方案:在我军登陆了20万人后介入,将我方的登陆船只击毁,让已经登岛的部队失去补给以后被台军全歼。把台海战争变成特大号的金门战役。

金门战役时叶飞也认为金门岛上的国军“一触即溃,我军“登岛即胜利,以至于第一批登岛的三个加强团还带了办公桌和新印的人民币,结果呢?

via zhihu

D3 我玩的时间非常多,从最初 Act3/4 难到变态的金闪闪蓝精灵魂斗罗大战舔爷一直玩到现在(当前 25 赛季刚开的时候就还拿了守护者,D3 只出一个资料片和一个职业包(其实是第二个资料片被砍了,说句题外话我们公司还曾把圣教军的主策 Andrew Chambers 招来过。我也能看出来 D3 这几年的困境:在没有任何资源的情况下提供赛季更新,我估计 D3 项目组也就留了策划/程序/美术各一人,甚至不是全职的。因为直接的内容付费确实不好从 D3 这样的游戏身上捞钱。D3 后几年的收入完全依靠移植到各平台,依靠卖断的增量。

但如果 D4 进了 Game Pass(昨天之前完全没想过还有这种可能,感觉找微软包养可能是 D4 最好的归宿。据说 Game Pass 是按玩家的总游戏时间分成,我一直觉得这是个比较畸形的价值导向(类似 IAP 让手游最后都做成免费的一样。但是 Diablo 这种刷刷刷游戏比较特殊,需要的时间非常多(超过 1000 小时游戏时间的玩家数量非常高,PvE 游戏里应该没有比这高的了)所以不用像其他游戏那样需要额外卖各种包,本身靠分成已经可以支撑游戏不断提供新内容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每个赛季只是改改数,这对项目组和玩家来说都是好事。

D3 出来都 8 年多了,这游戏刚出的时候就配置要求平易近人(所以也成了我第一个能跑 4K 分辨率的 3D 游戏,希望 D4 的画面能超前一些。之前暴雪的各种乱事,以为 D4 完成前暴雪就得跟动视拆分然后倒闭,现在感觉时间不好说,但这游戏肯定会有了。

前些天二闺女玩《超级动物大逃杀,我说我就不喜欢 PvP,打 PvE 被电脑杀多少次都觉得很正常,但是被人杀了就很不爽。说完没多久看着闺女和队友 2 打 1 被对面一个人杀了。

今早出门前二闺女又开机玩,可能是因为设置上的问题,4 人组队模式,她进去没有队友只有自己一个人,结果杀了两队人最后拿了个第二。

这可能这就是我无法理解的大佬所要的刺激吧。

出了地铁口看到两只丑猫貌似在打架,主要是离的特近,视行人如空气,我就掏出手机想拍一下,结果等我打开相机拉好变焦这俩破猫开始搞上了。以地铁口陆续出来的人的视角,这里有个津津有味拍猫啪啪啪的变态佬……

video

郑老三第三次癫痫。

睡到早上 5 点突然被巨大噪音吵醒,老三以不寻常的声音从屋子一头跑到另一头,撞上了门和墙,然后原地抽。尿失禁,我去把住它的时候喷了一脚,尾巴屁股后脚上全沾着尿,本来想洗洗可还在应激中,只好简单擦擦。于是满屋子都是尿味。

猜测应该是白天开过吸尘器给吓着了,晚上做梦又吓抽了,不知道为什么那么怕吸尘器,对洗眼镜的超声波就一点反应没有。下次开吸尘器得把猫抱到一楼大厅去。另外睡觉前发现正在咬 iPad 的充电线,虽然只是拍了它一下,但是它明白自己在干坏事,可能有叠加。

第二次抽的时候可能也是做噩梦,结果翻身从沙发背直接掉到地板上,但它就睡好那块地方了,赶也赶不走。

反正这货哪天走了,只能说是被自己活活吓死的。

吹美人希的高华可以认为是收钱或自带干粮的美国之音,单纯恨国党只能支啊蛆啊的逞口舌之强,民运人士太少都不够自己内斗消化的

让人恶心的不少,让人头疼的没有

前几天看有人论证,在高魔世界不存在封建皇权,因为治安成本太高

今天突然想到,09 年的片子 Public Enemies(还是德普演的)里讲述的 1930 年代银行劫匪之猖獗,那个时代可以看作是准高魔世界?

之后科技发展,枪械已经不够看了,而掌握隐形飞机/航母/核武的组织太少,所以地球又重新回到低魔世界?

小时候我舅教过我几天电子琴,长大后发现虽然不识谱,但是给我个电子琴我能把听到音乐按出来,我以为是小时候启蒙的结果,所以两个闺女我也鼓励她们学乐器。

刚刚二闺女学音基课(已开始学三级,老师说二闺女节奏和唱好,音准不行,这两点其实都注意到了,只是没有专业的来确认。音准是弹错半个音她自己差距不出来,节奏是游戏 Patapon 移植有问题,节奏要求非常苛刻,我就比较难按出来,二闺女很轻松。

现在不知道我这种程度的音准人人都能练出来还是需要靠天生了。

这次的快递传染、以前的客机座位传染,如果都是真的,那可以说明个问题,很多人没有饭前便后洗手、到家先洗手的习惯。

结婚后在老婆的影响下越来越洁癖,常年备着手套用来扶地铁把手,按电梯用指甲尖。我说的洁癖是指,对于到家第一件事不是洗手的人,我所认为的起码的卫生标准可以看成是干净到病态,但反过来从我的视角看他们,是脏癖。


我最受不了的是夏天,地铁里的竖杆扶手被握得油滑滑的,然后有的人不当个事整个人靠上去,很多次,男女都有,我一边皱眉一边看,老刺激了,类似看《电锯惊魂》时的那种刺激。本来我非常厌恶靠着扶手的人,因为很多时候一个人靠过去其他人就没地方把了,但夏天的时候反而期待那些人靠上去。

占中、返送中让我开始反思六四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几天广为流传的推测中国实际疫情死亡人口也着实教育了我什么叫何患无辞。

首先正是因为平时的抽样统计不够准确,所以才会每隔些年做成本更高的普查,建国 73 年也才到“七普”而已,普查是为了矫正抽样统计,如果抽样足够正确就不用普查了。

其次中国人口结构的变化,每年死亡人数都在递增。

但愣是能冒出一群聪明的公知们推算出来,中国实际的新冠(直接间接)死亡人数为 20-40 万。而中国官方数据是两年里总共感染人数也才 10 万。倘若是外宾不了解情况也就罢了,居然还有在大陆生活的也在跟着传播这些数,可见真是屁股决定脑袋。

这几天我也因此开始反思大饥荒到底饿死多少人,之前没细想过,那些人编一个很大的数也觉得“不是没有可能,因为我爸虽然差点饿死,但毕竟也没饿死,只是到了亲戚家后连喝六碗大碴子粥,我上学的时候,有一年还是全家回祖籍营口过的年,回头再找我爸确认下,到底有没有亲戚真的是饿死的。

很多人流传的数字,5000 万,可当时人口也才 6.6 亿,人口少了 1/13 是什么概念,如果死亡是全国均匀的,家家都得有饿死的亲戚,如果不是平均的,个别省份应该没什么人了。如果是外迁填补人口空缺,很多方言应该就直接消失了。

六四也是如此,一方面无数人造谣天安门血流成河,另一方面只有侯德健一个人站出来澄清没看到,而其他几位“天安门君子”都默许这种传播。所以我觉得什么事情都应该是对等的,你尊重公理正义,那你有权利被尊重,如果你觉得为了达成目的可以不择手段、政府是你的敌人,那政府不择手段地对付你也是顺理成章的。

卢昌海连 400 万这种数都说得出口(可能还耍小聪明地觉得只是转述,可这么蠢的话还有谁会转,真是有辱博士这个称谓。

都说方向比速度重要,可真正能看清方向并获利的人太少了。

Intel 在制程上输给台积电,其实是乔布斯掏出第一台 iPhone 时就能预见到的:将来代工的利润丰厚,以至于有充足的研发资金,在制程这块碾压全程自研自产的 Intel。

现在人人都能看懂的简单逻辑,当时有多少人能预见呢。又有多少准确的预言会被淹没在噪音里。

偶然点到从日本抓回南京枪毙的战犯向井敏明的 wiki,好奇就看了下日本版怎么写的,发现遗书里还断然否认罪行(我は天地神明に誓ひ捕虜住民を殺害せる事全然なし。南京虐殺事件等の罪は絶対に受けません”)

遗属在 2003 年想翻案,起诉当年的报社和记者,一直打到日本最高法院,2006 年末判决败诉。

这只是极少数可追溯的罪行,尚且还要争议一下。大部分都毁灭罪证逃脱法网。在日本战争罪行的问题上所有装理客中说中国应该怎么反思的,不用讲道理直接劈头盖脸一句“操你妈的。我喜欢黄西的一句话“脏话就该是这时候用的

另外遗书也要贡在 wiki 上,也体现了日本右翼分子的精分:一方面认为战犯杀了很多人、非常勇武并加以崇拜,另一方面又认为战犯没杀人被冤枉迫害,开个玩笑也要被枪毙,我们小鬼子好无辜好凄惨。

一方面,Google 根据你的各种习惯和隐私做推断,给你他认为最适合的搜索结果,另一方面,自定义屏蔽垃圾站这么简单的功能都不提供

新冠带来的唯一一个好处是不用搞什么尬得要死的年会了,直接到抽奖环节

有经验的程序员大都被墨菲定律教育得老老实实的,因为很简单的、几乎不可能出问题的事情会在上亿次甚至更多次执行中被暴露出来。

但是普通人根据生活经验,得出的却是反墨菲定律:不太可能发生的事情就不可能发生(彩票除外

之前有个事看着一直觉得别扭,刚才想明白是怎么个别扭。

刚移民也就十几二十年的新第一代高华,一边说我们美利坚的民主多牛逼,国父们多有远见,一边指着占美国近半数人口的红脖川粉们说,这些人要破坏我们美利坚的自由民主,我们该如何捍卫弥足珍贵的民主政体!

又一份对比数据,原始 json 640K / pb 182K、压缩后 json 62K / pb 60K

-rw-r--r--+ 1 zhengkai zhengkai 640K Jan 11 12:00 list.json
-rw-------+ 1 zhengkai zhengkai  62K Jan 11 12:00 list.json.br
-rw-------+ 1 zhengkai zhengkai  73K Jan 11 12:00 list.json.gz
-rw-r--r--+ 1 zhengkai zhengkai 182K Jan 11 12:00 list.pb
-rw-------+ 1 zhengkai zhengkai  60K Jan 11 12:00 list.pb.br
-rw-------+ 1 zhengkai zhengkai  67K Jan 11 12:00 list.pb.gz
message Item {
	uint32 id = 1;
	Label.Enum type = 2;
	repeated Label.Enum label = 3;
	repeated uint32 category = 4;
}

message ItemList {
	repeated Item item = 1;
}

其实我以前也是这种观点,protobuf 是为了写代码容易、作为有“法律”效力的文档而减少沟通时出错,而不是为了那点性能

不过我还是没想过 brotli 能把字符串描述的数字压缩到接近 varint 的水平,这真的很让我吃惊

有很多东西,你觉得各种问题毛病缺点,但是还不得不用,因为竞品太不给力

看《觉醒年代》的时候,我就说特别喜欢胡适的选角,看着就特做作特欠揍那么个人,而且制作组也有意黑他,安排了办公室里围坐一圈女粉丝的场景。

但后来一想,批评归批评,同时代的人里跟他交往的那些人不可能全是瞎子,所以自己根据文学作品想象出来的那个胡适,跟实际中胡适到底差多少,我也不知道。但是如果把我放在北洋政府的时代,我可能还没胡适有骨气,这不是谦虚,而是一种小心翼翼的推理。

看到一句话“不让人说话的政权怕的就是真理,因为他们知道在公平的辩论中自己会呈劣势

其实一年前 twitter 封杀特朗普,比政府封某人的嘴更让我震撼。

我也同意那件事里 twitter 是对的,特朗普是错的,但 twitter 不应该有这种权力,合理不合法。

比方说昨天说摄像头,对摄像头有一种批评是可以方便让异见者消失,但我觉得摄像头利远大于弊,而且古拉格又不是摄像头发明后才建成的。

但是 twitter 是上司公司,代表着资本,可以删现任总统的号。无论以什么名义,起这个头很危险。

有人既觉得摄像头危害社会,又觉得 twitter 是维护正义。我觉得这样的人不自洽。

人才的坎基本没法翻过去,所以英特尔又开始抱美国政府大腿,以安全为名要求台积电把厂子开到美国。问题是台积电在美国也招不到合适的人,只能让台湾那边的员工到美国的工厂去干活。另一边,英特尔把新工厂就开在台积电附近,也在亚利桑那,到时候给钱给国籍,把台湾的半导体人才吸引到美国。

乾隆写了几万首诗,并因此成为笑谈,以前电视剧里也有揶揄他的片段“一片两片三四片”

但今天看了其中几首,虽然天资不高但毕竟受过专业训练的,起码比现在的古风歌词好太多了

以前就听同事说过 Chrome 自带的密码管理器不安全,前几天看到 为什么不应将密码保存在浏览器中后更觉得应该动手迁移了。

整个迁移过程顺利,可 Chrome 里即使关闭了 auto sign-in,登录框里也还是会显示帐号,而且貌似没有什么方法可以批量删除已经存储的帐号(虽然很多已经没用了,但我已经存了 900+。感觉这傻逼公司太邪恶了。

虽然不可能刹住闸,但如果,小鬼子只发动 918 而不发动 77 会怎么样?没有偷袭珍珠港、东半球无战事?伪满合法化、东突建国、台湾人只会说日语?

一直望文生义,以为“存天理,灭人欲”的人欲指“一切人类欲望

今天才搞明白,基本需求是天理,过度需求是人欲,原话:

“饮食之间,孰为天理,孰为人欲?”曰“饮食者,天理也;要求美味,人欲也
via 《朱子语类·学七·力行

传播过程中,可能有人觉得“要求美味”不够文言,于是添油加醋成“山珍海味,说成是朱熹原话:

饮食,天理也;山珍海味,人欲也。夫妻,天理也;三妻四妾,人欲也。

这段一看就是编的,中国大部分时期法律允许的是一夫一妻多妾,所以三妻四妾不太可能出现在正经讨论里,一查果然没这句。

半年前我闺女刚玩完空洞骑士,说想换个口味,比较喜欢荒野之息那种,有战斗,有探索,有道具,有解谜,有营地的,我想了半天,惊奇的发现古墓丽影符合所有这些要素,虽然我以前从没把这两个游戏联系起来

她玩了几次后我找她说,如果有血腥场面受不了可以换别的,边说就边看着她熟练地用弓勒死个巡逻兵

原来 await Promise.all 最终用法这么简单……以前想复杂了。

不过就这个功能的迭代过程(callback / Promise / async)我都只能说,知道基本用法,细想起来太费脑子了……我觉得这玩意也确实很费脑子,不然就可以一次写出来而不是迭代这么多次了。

我几乎关闭了手机上所有 app 的提醒,但其中一些还不断提示我应该打开提醒。所以早就应该有一个功能,关闭提醒的同时不告知 app,app 可以认为自己已经获得了权限并疯狂发提醒,但其实都发到了 /dev/null

早上老婆说,看到小李子拍了个新片,Netflix 的

后来聊起小李子,老婆说,不知道是他本身牛还是找的经纪人牛,选片质量一直都很高。我说尼古拉斯凯奇接烂片多,据说是因为欠了好多钱所以什么片都接,但按说当年泰坦尼克号有各种报道说小李子生活有多奢靡,应该也缺钱才对。

等晚上开始看 Don't Look Up,头 5 分钟以为是个《火星救援》那种科幻,等十来分钟看到总统庆祝某人生日和将军开始说要去镇压冲绳原住民的时候已经觉得场面控制不住了,接着意识到是居然是个纯讽刺片。等看到 1/3 的时候已经心想我x纯讽刺片可以拍到这种高度,我要是小李子钱少点也得接啊(不过 Netflix 又不差钱,而且这哪是小李子专场,有一堆腕呢。后来有几个场面又觉得找小李子还真找对了,能镇住场。

简评就是,美国最后的良心,加州人的绝望呐喊。

一方面高等人支持社会达尔文,觉得你穷人奸懒谗猾不配受教育,一方面又抱怨你们这些人怎么这么傻逼,再这么傻逼下去地球就得毁灭了知不知道。高等人觉得自己找了不少红脖的笑话,其实将来回头看,拍这片子是高等人留给自己的笑话。

说起现代的讽刺片我能想到就是《独裁者》和《钢铁苍穹,一直以为这类片子都是小打小闹,没想到能有拍得这么好的,都快到卓别林的一半了。

作为一种洁癖,写文件我喜欢写到临时目录再改名(当然要注意他们在一个盘上,因为这样的话是原子操作。只有成功或者没有,无论是怎样的程序崩溃或者宕机,都不存在写了一半的破损文件。

尽管破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我觉得跑模拟都很难重现出来。

这不是一个很普遍的习惯,不然也就不会有那么多游戏出现坏档了。

小雨乐队《赤绫》

闽南语念白听着真爽

搜了段评论,很认同:

其实大家搞错了一个重点,不是玩国风的金属土,是全世界的民谣金就没几个不土的,大部分的民谣金,特别是以旋死、交响、力量这些为根基的民谣金都土。而且那些维京金属、海盗金属,不仅土,还欢乐,还中二。


歌词里这段:

忽见雾障临,万里云欲变,虎帐升,计谋施,
三军将士齐领命,梁氏操鼓亲督战!
荡里迷阵,气势掀江天地转!
黄天荡,杀气现!

黄天荡之战词条里:

此战令韩世忠获得极高声誉,赞曰“屯兵要害,邀撃其归,大振军声,杀伤过当,强邻震叠,知国有人,至今天下诵之”韩世忠之妻梁红玉身先士卒,冒着流矢,亲自擂鼓指挥作战,传为佳话。

以为非常明显的公知体,所有人一眼就能看出来,没想到好多这么多反贼站宋庚一,真是物以类聚

在讲这人数怎么来的,明显随口胡诌“国民党采信了某人日记,这种明显是马桶刷七遍那种水平的,完全是不学无术。如果她能提到相关史学家名字,或者提到谷寿夫审判,我都认为是学术争议

这只单纯是个反贼啊

老婆的闺蜜把儿子送到足球班踢足球,踢了两把教练把钱退回来了。这也是我为什么想要闺女的原因之一,不用有太多的要求,自己想干嘛干嘛。

如果都不怎么打球还好说,万一同事都打球,你不去跟着打,必然相比之下关系会远一层。想起一悲剧,新招来一哥们说的,我们公司经常周末组织足球,跟新人说一起来踢,新人客套说不会,同事们也都客套说都不会,瞎踢着玩,结果到了球场,就新人一个人真的不会踢……

高中的时候是在一个即将倒闭的私立,到我们这届只有一个班了(为什么我会去?本来去的时候是两个班,呆了一年半后休学半年,然后蹲了一级,人数本来就少,任何不参加足球的人会被当成公敌,我也只能去,跟着瞎跑。虽然只踢了一年就跑路到北京了,但是对身体改善极大。但即使这样还是排斥打球,因为我就是身体协调有问题,厌恶这类对抗运动。

一同事身高近两米,基本谁碰见都会问你打篮球么。少数不知趣的还会继续问,那你为什么不打篮球呢。本来打不打球只是个喜好问题,但如果全都打球,只有个别人不去打,那这气氛就非常怪了。

可能是公司在哪买的项目,交接代码,看了很慌,git 没历史(我还特意确认不是顺手 clone --depth 1,只有一两个 commit。不是说没历史没法看,而是正常交接也应该就是加个权限的事,好几个仓库都特意清除了历史,不知道是想埋个多大的炸弹。

Metal Gear Solid 小说的尾声(epilogue)

作者 Raymond Benson

Revolver Ocelot listened to the other man on the line and then spoke.

“Yes sir. The entire unit was wiped out. Yes… yes, sir. Thanks to the vaccine, I’m okay. Yes, those two are still alive. The vector? Yes, sir. FoxDie should become activated soon. Right on schedule. Yes, sir. I recovered it all. REX’s dummy warhead data is right there with everything else. No. There are no other records. They’ve all been deleted from the base’s computer. No, sir, my cover is intact. Nobody knows who I really am. Yes, the DARPA chief knew my identity, but he’s dead now. Yes. Yes, Liquid is dead. The inferior one was the winner after all. That’s right. Yes, sir, until the very end. Liquid thought he was the inferior one. Of course, the other one thinks that, too. Yes, sir, I agree completely. It takes a well-balanced individual such as yourself to rule the world. Yes. Yes, sir. No, sir. No one knows that you were the third one… Solidus Snake. Right. So what should I do about the woman? All right. I’ll keep her under surveillance. Yes. Yes. Thank you. Goodbye… Mister President.”

因为 feedburner 上的 xslt 在 Chrome 上还能工作,所以研究了下这玩意。居然还在继续发展,2014 年出 XPath 3.0,2017 年出 XSLT 3.0

这东西是我见过的最罗嗦最冗长最蹩脚的图灵完备的语言了。也是我第一次翻纯英文手册掌握的东西,因为当时中文资料基本没有。20 年前的 CSDN 用过这技术。

有一个问题老是蹿到我的 zhihu 的 timeline 上,我怎么感觉已经屏蔽过

虽然这问题没营养,但看到标题还是想笑

看了一些书,发现作者写的美国人屠杀印第安人好像不是没有理由的,相反还是印第安人先的动手,是事实吗?

远方青木这种,题材本身没问题,但是这语气说出来就不太对。还没搞明白哪不太对,就是感觉比观网走得更远点

要是戈培尔、姚文元的时代,这哥们可能就不光是个公众号这么简单了。

希望现在和将来的社会别给这样的人太多的机会,反正他现在的流量也应该不少挣了

看到 github 的 opengraph 缩略图的文字很多,还想着自己生成图片的话怎么考虑位置、换行的问题,马上又一想,死脑筋还想着 ImageMagicK 呢,其实这就是 headless chrome 截个图的事啊

中国人有翻墙稅,美国人有枪税……例子还可以举很多,总之优缺点都很多很明显,但从无知之幕的角度不会有理想的国家,只有针对具体个人有理想的国家。但因为大家的境况千差万别,所以屁股往哪坐都情有可原。上面全是废话,但把这些废话盖住几句,就成了键政们每天都争论不休的核心。

最近几天共产党大肆攻击美式民主,可能很多外宾非常诧异,觉得“你共产党也配?,但其实是,从最近几十年来看,从《河殇》到现在,中国国内的中美舆论差距已经明显缩小了。可以说这是川建国苦心经营的结果,也可以说必然趋势换谁来当总统就解决不了问题。但结果就是如此了。我觉得现在的中小学生这一代,小粉红的比例要比以前高太多,所以好戏还在 20 年后。

但好戏说的是我也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比方说万一习近平跟普京一样当个 20 年总书记呢?……

从来没有认真看过 Atom 协议的内容,因为当时 RSS 的诸多版本(甚至诸多对缩写的解释)已经极其混乱了。结果今天看了下 wiki 觉得 Atom 是好很多。

之前的 RSS 用 github.com/gorilla/feeds 库生成的,但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可以直接用 template/html 生成一个,减少依赖。上一版做到 RSS 的时候还没想过 golang 来生成 html 静态页。

一直觉得自己写东西有问题,今天拿起前几天些的东西,突然找到一个点。

可能是写程序写出的毛病,陈述句一定要主谓宾写全,但很多“我”字都是可以省略的。同样,很多“我相信“我认为”也可以省略,因为从上下文别人能理解这是主观想法。

这可能是很多人小学初中就学到的知识吧。凡事都靠自己琢磨就是有这个问题。

想找一句话(没找到,不是下面这句,结果发现以前在《战争与和平》里记了这么多书摘。这其实就是我尽量买书而不是下载的理由:书摘可以自动同步,且全平台下载阅读。

近代史否定前人提出的赋有神权和直接受神意引导的人物,代之以天赋非凡的英雄,或者领导群众的各种人物,从帝王到记者。近代史否定以前符合神意的犹太、希腊、罗马等民族的目标(古人认为这就是人类活动的目标,代之以自己的目标,那就是法国人、德国人、英国人的福利,并极其抽象地提出全人类文明的福祉,而所谓全人类就是指占欧洲大陆西北角一小块地方的几个民族。

via 《战争与和平》

可见不爽盎撒叙事不是什么新鲜事,起码 150 年前的托尔斯泰就已经很不爽了。

想了一种 CSS 效果,搜了下要用 :has 选择器,用了没效果,才知道还不被任何浏览器支持。:has 在 CSS Selectors Level 4 里,这玩意 10 年前就开始打草稿,最后一次发布是 3 年前,还是草稿状态。

但是 Level 4 总共就提了四个伪类,:is:not:where 都被支持了,唯独 :has 没有支持。

在考虑中文 CSS 排版的问题,发现这里面坑特别多。

同时知道一个问题叫标点挤压,就是多个全角符号留白太多的问题。原作者使用 webfont 思源宋体是支持 font-feature-settings: "halt" 的,我试了下 Noto、微软雅黑、方正都没有,于是用 inline-block 做了个丐版,实现方法也很简陋,就是正则替换,但是没有副作用,有就比没有强。

突然发现,大部分高华对中国的主张可以归纳为三点:善邻友好、共同防共、经济提携。

2017 年 9 月,十五部委将推广车用乙醇汽油 2020年汽车将“喝酒精”
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财政部等十五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扩大生物燃料乙醇生产和推广使用车用乙醇汽油的实施方案。根据方案,到2020年,全国范围内将基本实现车用乙醇汽油全覆盖。到2025年,力争纤维素乙醇实现规模化生产,先进生物液体燃料技术、装备和产业整体达到国际领先水平,形成更加完善的市场化运行机制。

2021 年 9 月,国际粮价为何“高烧”不退
9月2日,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发布最新月度报告显示,2021年8月全球食品价格指数达127.4点,环比上升3.1%,比2020年同期上涨32.9%。这个数值已经接近今年峰值5月的127.8点,离2011年全球粮价指数的历史纪录131.9相差不远。

发现问题还不止是效率问题,烧汽油或者柴油的话,这些燃料从哪来?星际运输舰运石油或者汽油?

就算战区的争夺的都是宜居星球、都有氧气,但是含氧量不同,难道还要针对不同星球有不同设计的内燃机?

FH5 第一赛季的最后一期奖励里有台 RAESR Tachyon Speed,拿到手后声音非常特别,搜了一下才确认是电动超跑(一直以为没到手的 Lotus Evija 是唯一一台电动超跑。电动车有意思的一点是我可以把难度里的手动+离合开启,反正也不需要按,却可以在多得点钱。这车是 FH4 里推出的,大部分人都已经熟悉了。

在畅想将来的电动超跑会越来越多时,转而想到了游戏里联动 Halo 的 M12 疣猪(一种越野车,突然就觉得科幻影视作品里的内燃机车都非常尴尬。Halo 里的人类已经可以在 10 光年外的致远星作战,可以使用能量武器,我们现在居住的房子会被认为是“古代建筑,可 2554 年的军车却还在用开这种需要换挡才能发挥最大功率的原始结构。

M12 疣猪

在 twitter 上晃悠了有一段时间了,我一直想看看与我相反的观点,以检验我的观点是否足够结实。follow 了一些高华和反贼,过于畸形和恶臭的复读机还是 block 了,只留思路清晰的,希望能看到他们的理客中,但最终大失所望,很多人可以引经据典,但稍微涉及点实质性的讨论,就如同《谁说我不在乎》中的冯巩所遇到的窘境:刚满怀希望的断言“他已经有了正常人的反应,得到的答案却是“我抽出她裤衩里的猴皮筋,做个弹弓子,打你们家玻璃”

我希望事情是有章法的、有连续性的、有可操作性的。而不是只会像 1984 里的牲口那样喊“两条腿坏!四条腿好!”比方说一有新的枪击案,就是臆想中的靶子在阻碍有关控枪的立法,只会说我们要支持控枪。但我没见过具体怎么操作的方案,个别区域禁枪的只会让凶手认定“只有我有强,其他人都没,而吸引枪手去作案,遵纪守法的人只配当受害者。但如果全面禁枪,比方说这三亿多只枪是直接没收呢还是有补偿呢(每只 500 美元就是总额 1500 亿美元,花多长时间完成?执行过程中怎么阻止有积怨的人知道对手没枪后行凶?只是举个例子,因为我知道现在的美国没法禁枪,做不到。

另外我才搞明白为什么我总是把《有话好好说》说成《谁说我不在乎,按《有》里的台词应该是

“你选哪个?”
“双保险,先是板砖,再菜刀”

说起测试,如今 Forza Horizon 5 就是小 BUG 满天飞,很招骂。感觉 FH5 作为一个很大的项目,做边缘功能但是很影响用户体验的部分很糟糕。

我之前说过 FH 系列就是一大堆 checklist,也就是几百个小任务、并且不断推陈出新,我并没专门去做赛季任务(也就是有时限的,只是给车拍照的时候恰好看到的,有个任务是夜晚给汽车拍照(这游戏有昼夜系统,可能现实一小时游戏一昼夜?,但是太多人都不成功,解决方法是创建个夜晚的比赛,也就是强制指定时间。野外也有人成功过但都是碰运气。

反推这个 BUG 是如何产生的,大概是文本描述是夜晚,程序员写的判定条件是半夜 12 点才算夜晚,10 点或者 2 点都不算,但测试员可能也只是直接调到 12 点测试通过,而没测过其他条件、包括边界在哪,总之是开发测试都很蹩脚,这个 BUG 才会暴露在上千万玩家面前。

@卢昌海
顺便也介绍一下 Omicron 这一命名的由来。国际卫生组织的这套命名本是按希腊字母顺序进行的,之前已用掉 12 个。此次按顺序应为 Nu,但读音同 “New,易混淆;下一个字母 Xi 则拼写跟某敏感国的某重要姓氏相同,易纠纷,都略去了,故顺延为再下一个字母

我在推上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就是逢中必反,这时候科学素养都可以抛掉了。

作为政治热点,习的名字会经常在新闻出现,所以回避是一种应有的善意。但如果是美国、德国总统恰好也是某个字母,回避就体现 WHO 的人文关怀,如果是中国主席,则 WHO 屈从于集权国家的淫威。

卢老师的《黎曼猜想漫谈》当年读着很过瘾,但没有更多了解。在推上 fo 了之后发现,就是个灭活版的方舟子。

他俩都擅长找一堆证据来证明自己观点正确,但是这种思维并不合格,最起码当不好程序员,比方说程序员写单元测试,不但要断言函数什么时候返回正确结果,还要断言什么时候返回错误结果。

说得恶意点,这种头脑看似聪明,但缺了点什么,表现出来就是一根筋。所以他俩都没法在学术上深耕,只能写科普文。我不是说写科普不好,但也应承认比较优势理论。

这里再次说了 License,就说说 License 这条到底有多重要。比如我们 IBM 编译器其实除了我所在 IBM XL C/C++ Compiler,我们还有一个组是与 GCC 有关联的,叫做 Advance Toolchain,简称 AT,而 AT Team 的就是专干 GCC 的,而在那个组干过的人就永不能到我们这边干活。同样,由于 License 的原因,我们根本不准看 GCC 代码,只能猜,但是我们却又要保持与它的兼容性,那么有了 BSD License 那可就爽多了。
via zhihu

看一个傻逼在 zhihu 为什么 Putin 会翻译成普京,才知道台湾省无论什么词都要先译成英文,再英译汉,于是 Путин 就被译成了普丁。

而且提问者不是台湾的而是内地的,却打字都是繁体,也确实是个丰满的傻逼形象。

从这条开始已经是在新机器上跑了,番号 Eirena,名字源自 D3 里的跟班,很早以前就安排上了但是一直没启用。

在新机器上 blog 全部静态文本重新生成一遍只需要 20 秒左右,跟我本机的 nvme 非常接近。可在 Linode 上跑一次要 50 秒上下,也就是说差距不仅仅是网络,Linode 现在真的不行了。

这些天网一直不太好,我以为是翻墙姿势的问题,还在琢磨怎么抹掉特征、排查被干扰的规律,直到今天才意识到,最有可能的是国内出口带宽不够了,我以为的阻挡/干扰,可能仅仅是被 QoS 了。

补习了下相关网络知识。貌似现在最认的牌子是 CN2,其中档次最高的叫 CN2 GIA,我以前因为不懂一直看不上的搬瓦工居然提供的是最好的网络。

琢磨了其中两个方案,一个是便宜点的洛杉矶 CN2(但是写着直连网通,一个是 CN2 GIA 可以选日本机房,虽然贵点但也是相对而言,毕竟最早用 VPS 的时候都是 20$ 一个月呢。最后选了后者。

现在测试速度果然非常牛,就等晚上上网高峰期间看一下速度了。

其他看了很多小牌子的 VPS,一个是带宽卡得太狠不合适(我偶尔 youtube 看 4K 需要 140mbps+ 的速度,但总流量一个月也就不到 100GB,还有就是年头短,根据哥白尼原则,在其他信息未知的情况下,年头越久的越不容易跑路。

查了下我从 2010 年开始用 Linode,也就是接近一半的网龄都在用 Linode 翻墙,如今终于要换换了。

成天在 FH5 开着自动档超跑的我,突然就在想,如果有客户要买台自动档的兰博基尼,销售代表会

  1. 咬着牙说得加钱
  2. 转身而走
  3. 扫堂腿+十字锁当场勒死客户

看到自己 04 年写的的东西里,有个链接 谁是最大的赢家,重新看了下,感受了下当年的局势气氛。

面对年底选举压力,他必须再度高举对抗中国的仇恨旗帜,必须强调06年制宪,08年公投新宪的政治承诺。

原来上台前就已经承诺 08 年公投了。

今天说起什么事,我说以这些人的智力水平还没法换位思考,老婆说,这标准太高了。

突然我就想《神经浪游者,里面的 AI Boss 是针对不同人的弱点,幻化出最能让其接受的形象与其沟通,这恐怕是“换位思考”的终极版。

这也是我赞同《神经浪游者》是最后的赛博朋克(而不是很多人说的,创立了赛博朋克,其实到《神》已经结束了。再之后的科幻小说里,AI 的形象大都只是单个一个人类(而且很可能是不健全的人类,实在是想象力的倒退。

看到个问题“在中国程序员能不能干一辈子?”

我觉得如果天赋异禀+肯 996,应该可以,但这只是极少数人能达到的天赋

如果坚决不肯 996、写代码的时间占 1/3 以上,干到 50 岁以上,我觉得不可能,不能说一个没有,但应该比市委书记要少(或者大胆点,省委书记?)

我会关注某个乐队或者作家(因为在等下一部作品,但从来没兴趣关注一支体育或者电竞队伍,因此无法理解别人粉球队/战队是图什么,刚突然有点明白了,是不是就跟玩个放置类挂机游戏差不多?

而且因为收益并不永远是稳定增长,堆砌一下游戏术语就是,放置类的 rogue-like ?

百度自动驾驶出行服务2030年扩展至100个城市
在百度当晚召开的2021年7~9月财报说明会上,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CEO)李彦宏介绍了自动驾驶出租车计划和车辆开发进展情况等。
目前,百度已开始在北京及上海等5座城市提供自动驾驶出行服务,7~9月该服务的使用次数达到11.5万次。今后将在更多地区提供这项服务,预计2025年将业务推广到65个城市。

支持推广普及自动驾驶,我以后也会坐,可能 10 年后吧,反正不着急,先让勇士们人肉测试一下百度程序员的 bug

·人肉测试

我是看好自动驾驶,我相信 10 年以后(再保守也不会超过 20 年)自动驾驶就比活人驾驶多了,但问题是现在不管是李彦宏还是 Musk 都属于谋财害命那伙的,尤其是 Musk

想检查一个网页更新没,有更新提醒我,邮件有点太重了,查了下 Gnome 可以直接调命令 notify-send,但所有跟窗口有关的 crontab 都应该测一下的,后来才发现弹不出来

搜了下 stack overflow,确认这两个都可以

export XDG_RUNTIME_DIR=/run/user/$(id -u)

或者

export DBUS_SESSION_BUS_ADDRESS=unix:path=/run/user/$(id -u)/bus

不需要 DISPLAY=:0,第一个短一些。so 里最终被采纳的答案看起来太罗嗦了。

前天试玩 2042 时发现的,配音喊的“我在填装弹药,我心想一个 reload 怎么喊这么啰嗦

可见翻译这活不好干的,又不是只有日常用于,涉及太多专业知识。我想这得找人问问中国军人怎么喊 reload / tango down / fire in the hole 的。结果翻译自己琢磨一个就填上了,配音照着念完了,最后看着就很尬

via @云风
2001 年的时候,一半网易游戏部的人都在玩 ever quest , 可以说是这个游戏刺激了大话西游的诞生;我相信它也刺激了 wow 的诞生。

When you are studying any matter, or considering any philosophy, ask yourself only what are the facts and what is the truth that the facts bear out. Never let yourself be diverted, either by what you wish to believe, or by what you think would have beneficent social effects if it were believed. But look only, and solely, at what are the facts.

不管你是在研究什么事物,还是在思考任何观点,只问你自己,事实是什么,以及这些事实所证实的真相是什么。永远不要让自己被自己所更愿意相信的、或者认为人们相信了,会对社会更加有益的东西所影响。只是单单地去审视,什么才是事实。

via 罗素

我对 Forza Horizon 系列的理解是,这游戏填满了各种 checklist,只是制作者想让你有丰富的内容玩,而不是你一定要把所有的 checklist 填满

看到各种刷钱刷车的方法,感觉这是最快速度败掉游戏乐趣的方法

我玩 FH3 着急了点(但也没有手柄帮皮筋刷分那种,后来觉得这游戏要最大化享受,不要赶进度

关掉导航线(这样注意力是在整个画面而不是只看线,关掉名次、计时,电脑车难度要么最低要么最高(就是总之大部分时间都看不见,没有啥负担

FH3 里我说的着急是查攻略把传送广告牌都撞完了,这样传送完全免费,后来又觉得自己开车到下一个赛场更享受

Porsche 918 Spyder in Goliath Circuit, Forza Horizon 3

其实我挺喜欢 Mono inc 的,但说作词作曲,我觉得比之国内的话,就是……零点……

来了来了,终于来了,隔壁的菊园小区有一人查出阳性,下午 5 点封小区。菊园在我家东边,我地图看了下西门离我家的楼直线距离 400 多米。

二闺女班里有两位同学是住菊园。

小区要封闭,孩子提前从学校接回,家长还没回来的老师把孩子送回去了。老婆认识的一孩子家长下班回家前在叮咚买菜叫了点等在小区门口带回家的。

我家正好要买桶装水,送水的刚在东边送过水,怕被保安拦,从农大绕了个大圈假装从西边过来的。

老婆给闺蜜跟聊起这事,闺蜜说怎么看你很兴奋的样子,老婆说两年了终于有个这么近的。

晚上我俩在打游戏呢,快递敲门(双十一快递都很晚,这几天每天都陆续有东西送到,我俩第一反应都是来查核酸的么。

刚才小区居委会的在微信群问有没有孕妇请私聊他,一会又问统计独居老人,有人要问这是要隔离了么,居委会的说在等通知(大家也都在等流动性调查的通知,确认了行动轨迹如果阳性患者如果没来过我们这方向也就安全了,做好准备。

早该把一些 VPS 上跑的计划任务搬到 Github Action 上了,今天够闲就终于动手了,整个过程非常方便

打算把一些敏感信息从私有仓库转移到另外一个私有帐号上,再做个检查,发现私有帐号上有公开仓库就报警

另外发现 .gitconfig 里能非常方便的区别对待不同帐号,先是在 .ssh/config 里给第二个 git 帐号加个额外的主机名(拥有额外指定的 IdentityFile,再再 .gitconfig 里这么加就可以解决问题:

[url "主机别名:第二帐号/"]
	insteadOf = "git@github.com:第二帐号/"

最终选用了 asciidoc,感觉这个方案更完整(比方说 doctype 分 article/book/inline,而且名字没那么拗口。rst 的官网甚至还是架在 sourceforge 的,感觉快死了。

目前是用的 ``exec.Command(`/usr/bin/asciidoctor``` 的方式来转换。有个 golang 版的 asciidoc 但看起来还不成熟。

之前去电器城,看了眼我心仪的 sony 85x95j,我说这么好的屏你居然放个网页版的视频,销售说顾客抱怨没那么好的片源买到家里效果不一样,所以他们就放网页视频了

曾经有几个美国学生陪我在春天散步,穿过校旁的一座森林,其中满着鲜艳的野花,但我的向导中间没有一个叫得出它们的名字,甚至一种野花都不认识。这种智识有什么用呢?它又不能增加任何人的收入。

罗素《幸福之路》

前几年老婆每天早上送孩子上学,要穿过农大校园,农大里的植物自然是极为丰富,本来老婆也认得很多种花草,在农大又极大丰富了她的知识储备。之前没想过,这是值得炫耀的安逸生活的证明。

查 wiki 时特别烦的一点是,很多罗列国家的地方,其他国家都是简称,唯独中华人民共和国用全称,而且比比皆是改都改不过来。

往好了想,起码这些人还在坚持一中各表?因为彻底支持台独肯定要跟中华民国撇清关系的,而我理解到处用全称就是为了跟民国做区分。

第四条 保护未成年人,应当坚持最有利于未成年人的原则。处理涉及未成年人事项,应当符合下列要求:
(五)听取未成年人的意见

via 《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一章

美国防部秀肌肉的推文

@USNavy ship #USSCarlVinson transits the South China Sea. How many aircraft can you count?

一边看美军在南海(南中国海”这个名字太棒了)秀肌肉,一边看高华们指责中国太咄咄逼人。还好现在的中国不是以前的中国了,要放 10 年前还觉得这是个老大个威胁。

或者说正因为美国一直这样、才逼得中国下饺子、发展 DF-17 吧?

ssk-keygen 的 ecdsa 长度只能选 256、384 和 521(而不是 512,我都怀疑这是不是写错了,简单搜了下还真不是笔误,而是因为 2^521-1 是梅森素数

They couldn't find a good prime slightly under 512 bits, so chose the Mersenne prime 2^521 - 1.

这就是说,洛伦兹有数学,但没有物理学;庞加莱有哲学,但也没有物理学。正是 26 岁的爱因斯坦敢于质疑人类关于时间的原始观念,坚持同时性是相对的,才能从而打开了通向微观世界的新物理之门。

几乎今天所有的物理学家都同意是爱因斯坦创建了狭义相对论。这对庞加莱和洛伦兹是否公平?要讨论这个问题,让我们先引用怀特海 (A. N. Whitehead, 1861―1947) 的话:

科学的历史告诉我们:非常接近真理和真正懂得它的意义是两回事。每一个重要的理论都被它的发现者之前的人说过。 (见:The Organization of Thought, Westport CT: Greenwood Press, 1974, p.127)

爱因斯坦:机遇与眼光
本文来自爱因斯坦《我的世界观》中杨振宁所作序言

突然意识到,既然网站的 SSL 证书都是 ecdsa 的了,那 ssh 密钥也早该换换了。于是 ssh-keygen -b 384 -t ecdsa 并在所有机器上更新了 ~/.ssh/authorized_keys

等一切都忙活完了,发现 github 官方推荐的是 ed25519,又看了下这个 ed25519,强度相当于 ecdsa p-256,但是密钥要短一半(id_ed25519.pub 去掉名字只有 80 个字节,问题就在于,它的强度只有 ecdsa p-256,折合 rsa 3072,还没我之前的 rsa 4096 强度高。

我知道我不是什么高价值目标,普遍观点 ecdsa p-256 强度也够用,可我还是有洁癖,而且前几天还看到 OpenPGP 智能卡中的 ECDSA 有缺陷

老婆说好久没吃香蕉了,买了三根香蕉,结果说吃起来脆得像苹果,留了两根等我回家吃

我吃的这根没脆到像苹果,不过也够难吃的了

看完 聊一个 string 和 []byte 转换问题 顺着去看了 fasthttp 里的代码,本来也想拷一段 s2b/b2s 的代码来用了,可看到注释里有一句

// Note it may break if string and/or slice header will change
// in the future go versions.

又觉得终究还是个有隐患的方法,最后发现自己的 log 库里的转换问题,可以用 io.Writer + fmt.Fprint 来规避。我现在觉得官方库没给出 s2b/b2s 还是有原因的,大部分情况下确实用不上。很多库也都有 WriteString